欢迎访问365棋牌有没有假_365棋牌破解软件_365棋牌短信充值
365棋牌有没有假_365棋牌破解软件_365棋牌短信充值 | 黔江新闻 | 栏目?专题 | 荧屏时讯 | 节目导视 | 今日视点 | 党建大联播 | 晚间时分

第一声枪响(二)

2019-08-02?来源:黔江区广播电视台?作者:?点击:
视频展示 + ? -


  中 文 名:第一声枪响
  出品时间:2017年
  首播时间:2017年11月2日
  导??? 演:黄文利
  主??? 演:朱泳腾,王新军,田野
  集??? 数:46集
  类??? 型:抗战


第一声枪响第14集剧情介绍

  保中带部队在黑森林建根据地 索伦和必图被请去日军司令部

  索伦把保中和冷梅送到去黑森林的岔路口,索图向保中说明了黑森林的凶险,保中问索伦为什么不把黑森林利用起来打击日本鬼子,索伦告诉保中黑森林是他们的圣地,他们族老年纪大了就会自行走进黑森林毙命,而且族中历来的规矩是没有族长允许不能擅自入内。话刚说完,就看见索兰全幅武装的过来了,索伦没好气的问她来干嘛,索兰说族里除了奇克图爷爷就是她最熟悉黑森林了,而且奇克图爷爷年纪大了进去不安全,所以她带保中哥他们进去探路最安全了,见索兰说的在理,索伦想阻止也没法子了,奇克图爷爷也同意由索兰带他们进去探路,奇克图爷爷交给索兰一瓶解药,解毒气和瘴气的。索兰收下邀高兴的带着保中他们进去了。而在远处,必图咬牙切齿的看着保中他们进去黑森林,他跑到河边抓毒蛙制成毒箭,准备在黑森林中伺机杀死杨保中。他在黑森林的入口请神明饶恕他擅自进入黑森林的罪过,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救山寨,然后在黑森林中一路尾随杨保中几人。

  保中他们在黑森林中探路,有光则在山寨训练士兵。有光看三刀刀法练得特别好,就寻思着想训练三刀用枪,刚开始三刀还不够兴趣,认为自己用刀就足够了,三刀说30步以内自己想扎就能扎哪里,有光让三刀演示了一遍,果然刀无虚发。大家都为三刀的刀法叫绝。有光突然想到一个特别适合三刀的武器,他告诉三刀他要帮他练成一门小钢炮,60步以内,手榴弹指哪就炸哪里,三刀来了兴趣高兴的说好。有光带着三刀来到训练手榴弹的地方,他让三刀试试把手榴弹扔到远处指定的篮子里,三刀连扔几个都中了。有光很满意,大伙也很高兴的上去训练。

  索兰带着保中他们走到一片空地,索兰告诉保中他们这是一片沼泽地。后面必图看着保中他们站着不动了,必图瞄准保中射出了毒箭。这时,保中正好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往沼泽地扔去而躲过了毒箭。必图看着毒箭射空,懊恼极了。索兰和保中冷梅都没发现必图的毒箭,索兰继续带着两人往前走,必图无奈的继续跟着。三人来到迷幻谷,看着林子里浓浓的瘴气,索兰拿出奇克图爷爷的药三人抹上走进迷幻谷里。必图跟着三人后面,必图不知不觉中了瘴气失去了心智倒在地上,在幻觉中必图看到4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们4个代表喜怒哀乐4种表情,他们表情不一样,但是他们都重复说着同样的话“杀了杨保中”,不停的说着这句话,必图表情狰狞的大喊别说了,可无济于事,所以躺在地上必图表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保中他们不知道必图在他们后面,他们看完迷幻谷往回走才看见躺地上的必图,索兰赶紧给比必图抹解药,保中则掐必图人中把必图叫醒。索兰问醒来的必图他为什么来这,必图说他关心他们,所以来看看,保中坏笑说让必图要听奇克图爷爷的话不要乱跑,气的必图想骂人,但必图忍住了,他假装痛哭像个孩子是的抱住保中说谢谢他救了他,说他吓死了。保中忍笑安慰他,三人带着必图回去。

  山本带着赵金奎在森林里寻找踪迹,但是啥都没有发现。于是山本带着赵金奎前往猎人山寨,赵金奎和山本来到长长铁索桥前,赵金奎告诉山本猎人族就是凭这长长的铁索桥挡了很多进攻。看着大批鬼子到来,守门的族人赶紧去禀报族长索伦,索伦带着人来到铁索桥前,看着对面的山本问他们来干嘛。赵金奎告诉索伦他们这次来就是请他去司令部做客的,索伦看着来者不善的日军,为了族人的安全,他和族老门商量决定跟着山本他们去,索伦带着必图两个人去了,留下索兰在山寨里担心。在大厅看到情况的女猎手薛奇赶紧去告诉保中他们,正在黑森林里抓紧建造根据地的保中他们听到消息赶紧赶回猎人山寨。保中来到猎人山寨门口看见伤心的索兰,他安慰索兰他马上去城里打探消息,让索兰别担心了。索兰听到他的话,心急的拉着保中要和他一起去,说她可以保护他,保中哭笑不得的说你保护我?索兰理所当然的说不是吗,上次去杀野夫就是我保护的你。索兰风风火火的拉着呆呆的保中走,保中带着索兰乔装打扮从小六子告诉他的暗道进了城,索兰感叹有了这个地道他们进城就方便多了。保中让索兰跟着他。而山寨里冷梅在到处找保中,虎妞告诉冷梅保中带着索兰进城接应索伦他们了,冷梅既担心又有点不是滋味,她呆呆地站着。以至于虎妞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身来,而辛有光则看着冷梅的反应有点难过。王大夫和马克坐在城门口的茶馆看着鬼子回城,两人思量看来鬼子又有新行动了。

  在索兰和保中进城时,索伦和必图则在赵金奎的安排下酒足饭饱休息了,保中和索兰走在大街上,街上到处都是日军的巡逻兵,在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前为了躲避迎面走来的巡逻兵,保中假装在买东西,随手拿起一个小首饰送给索兰,索兰很开心表示很喜欢。一路喜滋滋的。保中带着索兰来到马克家里,向马克打探情况,马克表示可以去找王大夫打探消息,因为二柱子在监狱里做下活,同时马克告诉保中关敬山在调查在司令部干活的中国人,保中表示关敬山正在调查与抗联有关系的人,让马克一定要小心。并与马克约定好下午三点在茶楼汇合。

  此时日军司令部,岸谷将索伦和必图叫出来,让他们表演猎人族的绝技,索伦和必图演示了他们箭法的精准,结果岸谷讽刺他们说现在在他们日本射箭只是一项体育运动。于是索伦有演示了他的另一个绝技,2箭齐发射中了天空中的一只小鸟,看着掉下的鸟必图回击岸谷他们的体育运动也有这么厉害吗,岸谷无所谓的说现在他们已经不用这个了,然后带着索伦和必图说要给他俩演示他们大日本的绝活,索伦和必图跟着去一看,却是几个被抓的抗联人员绑在柱子上,而一个日本鬼子拿着机关枪对着他们。随着岸谷的命令,几个抗联人员就被打死了。岸谷和鬼子嚣张的看着两人,索伦气的就想冲上去揍鬼子了,必图赶紧拉住索伦。保中和索兰在茶楼里闲聊等着王大夫,保中向索兰说起他的身世还有小时候跟有光,冷梅和杨司令的趣事,保中含泪说他很想杨司令,索兰认真的听着,安慰的看着保中。两人说着王大夫进来了,王大夫告诉保中他们索伦和必图没事,索兰高兴的祈祷。他们不知道门外有两个奸细发现了他们,那两个人留下一人继续盯着保中他们,另一个人则回去禀报。

  日军司令部,岸谷请索伦和必图吃饭,关敬山和赵金奎作陪。饭桌上,岸谷一直在和索伦套近乎,索伦不太想和岸谷阿谀奉承,问他们是朋友吗都是必图带过去的,后来岸谷问索伦在他们附近的森林里失踪了4个日军,问索伦知道吗,索伦说是因为他们那边林子大,有很多毒虫猛兽,没有他们猎人族熟悉的人带领,就是丢进去20几个人不见了也很正常,还说如果要是岸谷要去的话最好跟他们说一声,好派个人带他去,趁机奚落了岸谷一下。岸谷又问有没有见过杨保中,索伦装傻说不知道杨保中这个人,听都没听过,必图在一旁脸色难看的没说话。岸谷又说那如果看到了杨保中他们他会怎么办,索伦没说话了,必图回答要是看到了杨保中他一定会把他带到日军面前的。索伦和必图的一举一动这一切都被一旁关敬山看的清清楚楚,关敬山看了好几眼必图。而此时,来报告的日军回来了,岸谷走到一旁,来人小声告诉岸谷发现了杨保中。岸谷下令立刻赶去事发地,打死,活捉都可以。


第一声枪响第15集剧情介绍

  保中探消息被发现 索伦必图安全回来

  岸谷请索伦必图吃饭,吃到半路下属来报发现了杨保中,岸谷走到一旁吩咐属下赶去事发地抓杨保中,死活不论。索伦在岸谷去旁边说话时,借机问赵金奎为什么皇军要抓杨保中,赵金奎顺口差点说漏嘴,关敬山赶紧捂住了赵金奎的嘴巴。索伦感觉可能要出什么事,正好岸谷回席,索伦向岸谷告辞会山寨,岸谷不让索伦他两回去,他告诉索伦发现了杨保中,并让索伦和必图跟着他一起去抓杨保中。

  保中索兰和王大夫还在茶馆交流情报,丝毫不知道外面有人盯着他们,还好马克提着东西从茶馆外经过看到了盯着三人的奸细。马克在茶馆外假装东西掉了悄悄向保中使眼色告诉保中被发现了,保中领会了马克的暗示,他不动声色的让王大夫和他们分开先走,他和索兰后走,那个奸细跟在保中和索兰的身后,索兰在街上很紧张的问保中怎么办,保中让索兰一个人别回头的往前面走,他悄悄走到旁边去了,在那个奸细只看到索兰一个人在街上而到处看保中在哪里时,保中走到那个奸细旁边把他杀了扔在大街上。

  等岸谷他们到的时候,茶馆里已经没人了,而在大街上传来了老百姓喊死人了的声音。岸谷愤怒的让关敬山审问那个茶馆的老板和伙计。索伦和必图在外面,必图小声抱怨杨保中乱跑,担心日本人发现保中他们藏在猎人山寨。索伦没理他,索伦看着关敬山在里面审问茶馆老板和伙计看不下去的他,大声让岸谷别为难百姓,把岸谷叫了出来,借机又向岸谷告辞,这次必图也解释说他们山寨需要他们,他们两该回去了,可是岸谷还是不让他们回去,说是让他们在住几天。关敬山和赵金奎在茶馆里面,关敬山看出索伦是不可能跟他们合作的,但是必图不一定,所以他让赵金奎把必图约出来三人一起吃饭,必图来了,关敬山让赵金奎给必图准备了一箱子的金条和一把枪想收买必图,必图以他们山寨只能以物换物为由拒收了,但是必图没把关系弄太僵,他表示有问必答,让关敬山他们有话直说,于是关敬山他自直接问必图杨保中在猎人山寨吗,必图迟疑了一会说不在,然后向关敬山告辞,关敬山告诉必图他的大门随时向他敞开,让必图想通了来找他。必图没说话开门离开。必图出来和关敬山他们吃饭,索伦则一个人在屋子和闷酒担心着杨保中他们。

  关敬山询问发现杨保中他们的另一个人发现,和杨保中他们碰头的那个人身上有一股药香。从这点关敬山猜出接头的人应该跟药店和医馆有关系,所以他带人去一家一家的搜医馆和药店。

  王大夫和马文他们对于今天被鬼子盯上的事感到惊险,不过好在保中他们安全撤离了。不过马文担心老王的安危,所以他让老王先躲一躲,等过了这段风声在漏面。但是老王想着要先帮他和郭金把情报站弄起来再说,他说自己是老本地人了,能应付,让马文和郭金放心。

  关敬山带着人搜查途径警察大队正好属下审出姜三刀的铺保得知他是红枪会的,关敬山让他们继续审然后他继续带队盘查。在关敬山来查之前老王正好带着人去出诊了不在药店,而关敬山看着大白天关着门的医馆断定王大夫肯定有问题,他带人去医馆里搜查,没有发现王大夫,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没有抓王大夫的徒弟,而是派人在医馆外面守着,让人发现王大夫回来了就立马抓住他。

  夜晚保中和索兰在城里还刚好救下了杀了几个日本鬼子的熟人,带着他一起回去了,关敬山和赵金奎看着被杀死的日本人以为是杨保中杀的,关敬山看着赵金奎感叹看来杨保中他们快来了。

  保中和索兰回到山寨,索兰高兴的感谢杨保中帮她打探消息,得知他哥没事的索兰高兴的让人去准备迎接索伦他们回来。索兰走后,有光示意保中赶快安慰安慰冷梅,冷梅这几天很担心保中,看着保中嬉皮笑脸她就生气,不过还是被保中忽悠了过去。保中告诉冷梅除了王大夫医馆马文的情报站也快要建好了借机把话题揭了过去。

  索伦和必图请辞,这次岸谷终于答应了,并且还送了索伦10支步枪当见面礼让他带回山寨,并且岸谷还打击索伦说只要是皇军想去的地方就没有去不了的,便让人把索伦两送走了,憋着气的索伦坐着鬼子的车来到山寨山脚下,看到族人在那里迎接他两。一停车索伦就大力甩开车门走了,送他们的鬼子大怒,必图安抚鬼子,鬼子没好气离开。回到山寨,索兰立马过来看哥哥,告诉哥哥这次保中还带着他下山打探消息。冷梅和有光也带着人来看索伦和必图,索伦说没发生什么事,冷梅告诉索伦他们鬼子的一贯伎俩就是这样想收买他们。必图不爽,索伦听了他告诉必图对于鬼子的威逼利诱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然后便把枪送给冷梅,让她帮他出这口气说完就走了。

  日军司令部,关敬山告诉岸谷,之前失踪的是姜三刀,然后和之前在茶馆与杨保中碰面的王大夫特别熟,所以他断定王大夫就是抗联在通城的联络人,岸谷听了对关敬山赞许有加。关敬山问岸谷为什么要送索伦枪,岸谷不怀好意的告诉关敬山他是想试探索伦,因为过段时间他会派军事教导员去猎人山寨,说着岸谷就把锋利的武士刀插在了桌子上关敬山看着锋利的武士刀打了个寒颤,表示知道了

  猎人山寨,索伦和必图在房间吃饭,必图一直怪索伦为什么要把枪送给冷梅,觉得不要白不要他们也可以用来打猎啊。索伦告诉必图打猎用不到枪,还不如给冷梅他们打鬼子。因为有些人比熊,老虎什么的更危险,必图才没说了,在索伦和必图吃饭时,保中还有冷梅,有光也在商量怎么把索伦争取过来,保中若有所思突然起身走了出去。房间里,索伦问到必图他那天下午干嘛去了,必图告诉索伦关敬山请他吃饭去了,不过他没收他们东西,也没说出保中他们在山寨,索伦才放心,必图趁机又劝索伦赶紧让保中他们走。索伦还没说话,保中就来了,保中听了必图的话损必图,索伦让必图先回去,说他和保中有话要说,必图不肯走,索伦坚持,必图骂了保中才走。必图走后,索伦替必图向保中道歉,说必图是性子直,保中笑笑没说话,保中和索伦一番长谈,保中从各方面分析鬼子是不可能放过猎人山寨的,如果想要山寨存活下去就只能拿起枪,索伦心里本来存了牺牲自己一人保全族人的想法,但是保中告诉他,山寨是必经之地,鬼子是不可能放过山寨的。告诉他一寸山河一寸血,说完就走了。留下索伦彻夜未眠,为了保全族人的性命,让猎人族的血脉传下去,苟且偷生不是办法,索伦终于看着猎人族徽下定决心跟着抗联打鬼子。

  关敬山派人在医馆守着的人来报出诊的人都回来了,但王大夫还没回来,沉得住气的关敬山让人继续守着。然后他让孙彪去街上巡逻,他也出去走走。大街上,孙彪看着马克和郭金新开的美发店,打着捞点好处的装模作样的上去询问,指着自己的光头问可以给他理发吗,马克微笑不变的说他们这家店是只给女人理发的,正好关敬山也过来了,他问孙彪在这干嘛,孙彪告诉他这家店只给女人理发,关敬山来了兴趣,他也凑上来看。


第一声枪响第16集剧情介绍

  索伦想通和抗联打鬼子 首战告捷拿下姜家堡

  关敬山上来问为什么只给女人理发,还好马克会说话把关敬山说高兴了。关敬山也就没多想带着孙彪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马克和郭金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沉了下去。

  索伦下定了决心要和抗联一起打鬼子,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召集族老还有必图,索兰一起开会,听到索伦要打鬼子,必图气疯了,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索伦让大伙有意见的说出来说服他,大家都没说话。必图站起来指责索伦是在那他们全族人的性命去赌博,说根据他在鬼子那里看到的情况,打鬼子就是送死。索兰反对必图说就是他们不打鬼子,鬼子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必图听不进去,他坚持只要他们不去招惹鬼子,鬼子是不会伤害他们猎人族的,而且他认为他们可以跑,他们可以躲着鬼子。索兰又反驳他可以跑多远,必图不听劝,他又指责杨保中,认为索伦和索兰是为了杨保中才会去打鬼子,他认为都是杨保中和抗联的错。索伦不想听必图说下去了,他站起来告诉大伙他已经决定了,没有人可以改变,便直接走了,索兰也跟着走了,族老们也走了,只有必图在门口阴沉着脸,他觉得索伦已经被杨保中蛊惑了,山寨即将面临灭顶之灾,他决定要用直接的力量来拯救山寨。

  第二天天亮,索伦和保中他们开会,索伦提议要打就直接干一票大的,直接打通城,把杨司令的头给夺回来。保中和冷梅他们虽然也想打通城夺回司令的头,但是根据目前的形式打姜家铺子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们说服了索伦打姜家铺子。大家还一起其乐融融的讨论了各种攻打的细节,索兰还献了妙计让保中直夸,大伙都很高兴,只有必图不发一言。

  大家商量好之后,有光鼓舞大家士气,他还让抗联的兄弟作战的时候冲在前面保护好山寨的兄弟,因为毕竟他们没有作战经验。索伦也在鼓舞族人的士气,他告诉大伙日军很嚣张看不起他们猎人族所以他们要好好打好这第一站,让鬼子好好看看。保中也说了几句鼓舞士气,大家士气高展的出发,索兰叮嘱大家一定要小心,在山寨看着大伙的背影默默祈祷。而必图则看着索兰的背影阴沉的说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

  而在警察大队,尽管王大夫一直没回来,但是关敬山还是不放心,他还是继续派人在那里盯着,甚至还下令加派人手仔细盯着,才放心。

  冷梅带人切断了鬼子哨位与外界联系的电话线,有光则带着三刀他们抓住哨位去外面点菜吃饭的2个人,三刀带着那2个人在门口接近城楼,率先冲进去炸开了敌人的防琐。虽然鬼子炮火猛,好在保中他们这边有人才。有光让薛奇灭了鬼子的机枪手,三刀炸了敌人炮楼后,然后大家一起冲进楼里和鬼子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岸谷正在训练场训兵,突然士兵前来禀报抗联袭击了姜家铺子,岸谷派山本前去姜家铺子出击,因为怕抗联调虎离山攻击旁边的靠山屯林,所以他下令让靠山屯林的士兵不要轻举妄动,在监视姜家铺子的情况,防止攻击。在日军集结队伍时,姜家铺子保中他们因为敌人火力太猛正在和鬼子对抗尽量减少伤亡。好在,薛奇和三刀想出利用马车炸了敌人的掩护堆,炸死了敌人火力最猛的地方。取得了胜利拿下了堡子。但是薛奇和三刀被埋在了沙堆下,有光他们赶紧冲上去救他们,把沙包拿开,薛奇没有受伤,但是三刀受了重伤。

  在姜家铺子旁边进行搜查的孙彪怕死的带人走小路,他和副手正在嘀咕杨保中厉害,孙彪向副手宣传立功不重要,保命重要的精神,两人正说着就听到姜家铺子那边传来了枪声,但是怕死的孙彪没有赶去支援而是带队离开,甚至聪明的怕被人发现他们怕死不去支援而选择去最近的靠山屯林静观其变。

  而在山上的黑龙部落中,黑龙的下属禀报黑龙抗联拿下了姜家铺子,本来黑龙还不相信,但是属下明确说看见了冷梅,有光,保中,还有索伦,大黑龙才相信。他高兴的想分一杯羹,所以他让人立刻准备几辆大车跟他去姜家铺子运物质。

  山本带着关敬山来到靠山屯林,确定抗联只是在攻击姜家铺子,没有袭击靠山屯林。正好遇见了孙彪,他让怕死的孙彪在前面探路,保护他的部队,孙彪不情愿的同意了。关敬山则跟着山本往姜家铺子方向去。

  姜家铺子里,索伦正带着族人运物资,车子都装不下了,有光让索伦装不下的都烧了,索伦心疼的不想烧,有光告诉他不能留给鬼子,索伦才想通。因为三刀受了伤,所以保中让冷梅他们带着三刀和一部分物资先撤,他和有光在后面断后。有光让索伦装满后先撤,大伙在抓紧时间装物资准备撤的时候,大黑龙赶到了。保中告诉大黑龙鬼子马上要来了,让他抓紧时间运,便带着部队先走了。大黑龙高兴的带着人抓紧时间进去装物资

  孙彪又怕死的带着人走在小路上,正好抓到了几个大黑龙运物资的手下,他赶紧带着人去向山本邀功。而山本的车却在半路出了问题,关敬山让一个日本军官告诉山本,把坏车先移走,让后面的车先走。山本同意了,正挪车,前面来了一个骑马的人,他们赶紧隐蔽,原来那人是大黑龙的手下,他看见了日本人,赶紧回头去向大黑龙禀报,大黑龙本来装的正高兴着,听到消息赶紧让人别装了,立马走人。山本这边碰到了前来邀功的孙彪,孙彪告诉山本他们抓的那几个黑龙山的土匪说了打姜家铺子的是抗联和猎人山寨的人,已经攻下了仓库。山本赶紧下令加快速度赶去姜家铺子。

  大黑龙看着过来的鬼子心疼的说我的东西,但还是马上带人离开了。冷梅带着物资和受伤的三刀走着,保中赶到,因为三刀受伤了还有很多的辎重根本走不快,所以保中决定让冷梅带着他们先撤,他和有光在后面断后,和敌人打个伏击战拖延时间。

  鬼子赶到姜家寨,关敬山正在感慨保中他们真大胆,居然敢打据点,而且还调动了猎人山寨的人。山本就让人叫他去审问抓住的两个车夫,关敬山得到情报告诉山本大黑龙没有攻打据点,他只是来捡漏的。他还从审问中分析出抗联有一个重要人物受伤了,所以他们走不快,如果他们现在用汽车追的话应该追得上。结果山本让秋田军带队去追,还让关敬山去给他指路,他告诉秋田君要保证关敬山的生命安全。关敬山只得同意。

  保中他们埋伏在一条小路上,关敬山带着秋田君来到了那条路前,关敬山告诉秋田君以他对抗联的了解,他们很可能就在前面埋伏,谁知那个秋田君完全不相信关敬山的话,还说关敬山多想了,说他是个胆小鬼。关敬山无语的看着秋田君问他是和山本一个地方的吧。可是秋田君根本听不懂关敬山的意思,秋田君下令立刻前进,关敬山无奈只能跟着一起上车,而保中他们看着开进来的鬼子开打。

?
第一声枪响第17集剧情介绍

  抗联胜利拿下姜家堡 岸谷越发器重关敬山

  秋田君不听关敬山劝阻走进保中的埋伏地,保中他们重伤了日军部队,打死了秋田君,关敬山见势不妙赶紧一个人溜了,在路上,为了不被鬼子惩罚,关敬山自己朝自己腿上开了一枪,还故意把自己弄的很狼狈的跑去和山本汇合。保中他们看着鬼子被打的溃不成军了也不在恋战赶紧撤退,必图和冷梅他们回到山寨,索兰高兴的出来迎接,索伦让她赶紧去准备车运送牺牲的族人,索兰和族人看着死去的族人心情沉重,大家一起为死去的战士缅怀,索伦告诉族人们死去的都是英雄,一定会让鬼子血债用血来偿。必图听到索伦的话知道木已成舟,一切挽回不了,他看着响应索伦的族人们,一脸愤恨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关敬山回到军营,山本对于自己的小分队全军覆没,只有关敬山一个人回来了赶到非常生气,他压根不相信关敬山,他认为关敬山是临阵脱逃的,怀疑腿上的枪是他自己打的,可是关敬山拒不承认,再加上身边的副官提醒他岸谷很看重关敬山,所以尽管山本不喜欢关敬山,可还是让他下去疗伤了。但是他心里对于关敬山却是越发的不满了。

  猎人山寨里,冷梅为三刀仔细的检查确认没有大碍了,围着的众人才终于放下心来。

  日军司令部,岸谷对于这次姜家铺子的袭击事件特别不满,对于山本的表现他也不满,山本本想让岸谷制关敬山临阵脱逃的罪,但是山本选择听关敬山的解释,关敬山告诉岸谷秋田君是不听他的劝阻才会中了抗联的埋伏,导致全军覆没的,岸谷相信关敬山,他臭骂了山本,责骂他和他的人为什么不同关敬山的话,顺带把上次因此导致野夫的死也拿出来骂山本。把山本骂的狗血淋头。赵金奎和关敬山看着山本被骂默默的笑了。岸谷又问大家对于抓捕杨保中有什么好的建议,山本建议直接攻打猎人山寨。关敬山反驳说出山寨易守难攻,不值得,他告诉岸谷要用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价值,他建议用王大夫引出杨保中,因为王大夫是通城和联络的人,他相信保中他们一定会来医馆和王大夫接头的,而他已经在医馆布置了人手,只要杨保中一出现就可以马上抓住。岸谷很赞同关敬山的建议,下令这次任务由关敬山劝全权负责,让山本听关敬山的。山本不情愿的同意了。

  猎人山寨里,保中和索伦他们就此次战役他们的部队死伤无数,意识到他们人手太少了,所以大家开会决定要团结周边一切的有生力量打鬼子,团结周围的山寨一起。首先便是大黑龙的山寨了,索伦告诉保中他们大黑龙不是他们部落的老大,在黑龙上面有个豹爷,得让豹爷同意才行。在保中他们讨论团结力量时,城里,马克悄悄的和老王在城里茶亭碰面,马克告诉老王鬼子应该发现医馆了,因为他看到孙彪带人去医馆了,他认为现在太危险了,建议让王大夫去外面避避风头,等过阵子在回来。但是老王担心放在医馆的经费和文件,所以他决定待在城里,他嘱咐马克不要去医馆找他,特别是他不在的时候,让马克小心。马克再三劝说老王去城外安全一点,但是老王安慰马克坐地下工作的不能这样就走,让马克放心。说完怕周围人多眼杂赶紧和马克离开。

  日军司令部,岸谷正在接待一个重要的客人,野夫司令的老婆他的师母来了。他的师母因为接野夫的骨灰得知野夫的尸骨是不完整的,所以特地来拜托岸谷一定要把野夫的头找回来,看着万分伤心的师母,野夫郑重的答应。

  在马克和郭金开的美发店里来了一个日本人,店里只有郭金一个人。郭金告诉那个日本人他们店只给女人做头发,而且现在还没营业。但是那个日本人压根不听,还一直对郭金不尊重。郭金无奈只得给那个日本人理发,她让那个日本坐下先刮胡子,用布蒙住了那个日本人的眼睛,在给那个日本人刮胡子时,那个日本人越发的不安分,嘴里说着下流的话,甚至还去抓郭金的手。郭金看着无赖的日本人,她说她先去把门关上,那个日本人高兴的说好,你去关吧,在她去关上门后,郭金看着不安分的日本鬼子,想起郭老抠的死,还有自己发的誓言。她拿起手中的剃须刀割断了那个鬼子的喉咙,看着那个鬼子口吐鲜血的死去,郭金吓坏了。她手忙脚乱的把鬼子的尸体藏到里屋,慌张把椅子上,地上的鲜血擦干净。然后便魂不守舍的坐在沙发上发呆,到了傍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吓了郭金一大跳,还好是马克回来了。马克看着魂不守舍的郭金问她怎么了。郭金说她杀了一个日本人,马克让她别担心,马克让郭金去找了一个大麻袋把鬼子尸体装起来,趁着天黑扔到了河里。

  可是,还是被鬼子发现了尸体,岸谷看着打捞上来的尸体命令关敬山去调查。关敬山和孙彪发现了尸体刮了一半的胡子,关敬山推断应该是剃须刀杀死的,那应该和理发店有关。不过关敬山让孙彪先别告诉岸谷,等抓到了人再说,怕抓不到人鬼子会怪他们。本来还想去邀功的孙彪直夸关敬山聪明。

  保中带着人来到黑龙部落,保中他们送了枪给黑龙,黑龙高兴的迎接保中他们上山。几人高兴的坐在一起喝酒,黑龙很豪爽,保中问黑龙和不和他们一起打鬼子,黑龙表示这个要看看他大哥豹爷的意思,他是没问题的。保中了然,他与黑龙立下盟约,约定黑龙他这次去了姜家堡,鬼子到时候来找他麻烦,只要他给他送消息,他一定会来帮黑龙,但是同样的,如果鬼子攻打猎人山寨的话,黑龙也要来帮他们。黑龙表示没问题,爽快的答应了。约定好后,大伙一块高兴的喝酒。

  城里,孙彪正坐着马车走在大街上。而老王走在街上被鬼子发现了,和鬼子开火了,听到枪声警察大队出动一路追杀老王,孙彪也跟着枪声赶了过来。老王带着伪军来到了一个小巷里,老王躲在一个屋子里面避开了追过来的伪军,看着伪军走到前面去了,老王才从屋子里出来,不料却被躲在旁边的孙彪看见了,孙彪朝着老王开了枪。


第一声枪响第18集剧情介绍

  老王和其徒弟被关敬山残杀 保中用计拿回抗联经费

  老王从屋子里出来往外面逃离,避开了伪军队伍的视线,但是却被赶来的孙彪看见了,孙彪朝着老王开了枪,,打中了老王的腹部。老王负伤倒地,老王大骂孙彪汉奸,不得好死,孙彪这个王八蛋奚落老王,还把手伸进老王的伤口里按压出气,老王捂着伤口痛苦的抽搐。看着老王痛苦的样子,孙彪才住手。嚣张的让人押着老王回去邀功,还把医馆里老王的徒弟也押走了。带到警察大队,孙彪装模作样的向关敬山和何指导报告,关敬山高兴的让何指导去报告岸谷,何指导让关敬山记得叫大夫处理老王的伤口,关敬山表示早就叫了,何指导放心的走后,两人高兴的抱在一起。岸谷得知消息很高兴,他让人叫来前田医生和他一起去警察大队查看。关敬山和孙彪让人把昏迷的王大夫押进来放在椅子上,关敬山便带人高兴的喝酒庆祝,孙彪本来不高兴让他留下来,因为他立了功,应该喝酒庆贺。关敬山安抚孙彪说明他的用意:等下岸谷肯定会来查看情况的你留在这里好邀功,而且岸谷看到别人都在喝酒,知道你戒酒了一定会很高兴,到时候就给你个官当当了。孙彪这才高兴,正好关敬山叫的大夫来了,他命令大夫好好诊治便走了。那个大夫害怕的查看老王的伤势,岸谷带着前田坐车在来的路上,岸谷告诉前田只是普通的枪声不用担心,前田告诉岸谷他只是觉得要是叫来的那个大夫用中医的方法处理了伤口,他到时候弄起来会很麻烦。岸谷不以为然的告诉前田,他根本没想把他救活,只是让他暂时多活两天而已,前田不说话了。警察大队,孙彪看那个医生检查了大半天,不满的训斥大夫,那个大夫才唯唯诺诺的说他是医治跌打损伤的,不会处理红伤。孙彪气急要杀了大夫,还好这时岸谷带着前田进来了,岸谷让大夫走,让前田给老王处理。大夫感谢的急忙走了。听到消息的关敬山急忙赶来向岸谷传达好消息,在关敬山的促成下,岸谷如愿给孙彪升了官,升他做了关敬山的副队长,孙彪高兴极了,连忙感谢岸谷。正当孙彪沉浸在升官的喜悦中时,岸谷让孙彪去完成一个任务,孙彪二话没说立马表示保证完成任务,岸谷告诉孙彪任务是让孙彪去一趟猎人山寨,代替他去和杨保中谈判。孙彪立马吓得身体一软就要倒下,关敬山急忙拉住孙彪。前田这时告诉岸谷说老王的伤势很严重,他给他包扎好了,但是要送往医院才能治好。岸谷表示没事就这样就可以了,让前田别管了。然后继续和孙彪说,岸谷指出孙彪是不敢去,怕杨保中。孙彪哭丧着脸口不对心的解释说不是,岸谷让孙彪放心说王大夫在他们手上,杨保中不敢把他怎么样的。孙彪违心的说明白,之后,岸谷让前田帮他们拍了几张照片,他们和  受伤的王大夫坐在一起的照片,他要让孙彪拿着照片去和杨保中谈判。

  而在猎人山寨,大伙对于大黑龙答应了会互相帮助而感到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晚上,索兰还给保中送了御寒的鸡汤,索兰忍不住向保中表达了她对保中的喜欢,娇羞的看着保中。而在暗处看着两人的必图双眼却在冒火。第二天天亮,保中,冷梅,有光正在商量晚上进城去医馆拿经费,因为王大夫被抓,孙彪派人守着医馆,所以三人正在想办法怎么取经费,冷梅看着墙上的虎头旗告诉两人她想到办法了。

  在日军司令部,岸谷看着洗出来的照片高兴时,他的师母又来了,岸谷高兴的告诉杏子他的计划,用老王和杨保中做交易,取回野夫的首级,还给她看照片,杏子看着照片郑重的向岸谷表示感谢。

  而猎人山寨里,三刀醒了,围在床边的大伙高兴极了,薛奇给三刀喂着药。三刀一醒来吵着要吃肉喝酒。保中看着给三刀喂药的薛奇打趣三刀,为了救薛奇这么卖力,大伙看着薛奇和三刀心照不宣的笑,然后就都走了,三刀默默的让大伙别走,可是谁会理他呢。留下三刀和薛奇两人在房里,三刀尴尬的说他想吃肉,喝酒。薛奇安慰他等病好了在吃,感激他救了他,然后默默的喂三刀喝药,三刀突然对薛奇说他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动,薛奇以为三刀要表达他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她,结果姜三刀说的是他非常想吃肉,薛奇气的把药直接用碗倒三刀嘴里,把三刀呛得呀。

  警察大队的监狱里,关敬山把医馆的学徒抓到一起审问,严刑拷打,可是医馆的学徒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关敬山见问不出什么,便把受伤的王大夫带进来,想要离间王大夫和他的学徒,可是王大夫和他的学徒都没上他的当,什么都没说出来。这时孙彪进来让关敬山帮他想办法,别让他去和保中谈判,因为他明白他要是去了,保中肯定会杀了他。于是,狡猾的关敬山见反正王大夫和他的学徒们啥也不说,然后为了救孙彪他把王大夫和其学徒全部关在一起乱枪打死了。关敬山骗岸谷说是老王的学徒要越狱,老王的学徒都是共产党,所以全都被打死了,他让何指导员告诉岸谷,岸谷还在和他的师母打算用老王做交易,听到消息岸谷很愤怒。何指导员告诉关敬山他已经按他说的告诉岸谷了,但是岸谷相不相信他就不知道了,他危险的说完便走了。

  晚上,在医馆边上的大街上,保中他们请红枪会的兄弟帮忙,戴上面具假装是戏班在做请财神的仪式进去医馆拿走了经费,孙彪被红枪会的兄弟以扰乱仪式会断子绝孙,不得好死给骗住了。他没有想到保中他们会混成戏班的,所以保中他们安全的取走了经费。

  天亮,关敬山,孙彪,赵金奎把老王还有其学徒的尸体拿到大街上示众,震慑百姓。在旁边的车上,岸谷和何指导员对于此次老王的死他两都心知肚明,岸谷知道是关敬山帮孙彪,所以杀了他们。何指导建议惩罚关敬山几人,岸谷说惩罚以后再说,但是他知道孙彪怕杨保中,所以他没有点破他们的伎俩,只是让何指导告诉三人把老王他们的人头取下来示众,就是故意没说取消让孙彪去和杨保中交易。孙彪尽管想让岸谷取消,可是他也不敢去和岸谷直说。

  鬼子把老王他们的尸首砍下示众,还贴了告示。城里的百姓对鬼子的所作所为议论纷纷,这一切都被留在城里打探消息的保中和小山参看在眼里。

  晚上,关敬山请孙彪吃饭庆祝他有了新家,孙彪羡慕的看着关敬山新置办的房子。关敬山给了孙彪一盒金条,让他别羡慕,并告诉他以后有的是机会弄到钱,他神秘的告诉孙彪他明天就会有钱。孙彪又感谢关敬山为他杀了老王,他心里是越发的亲近关敬山。关敬山告诉孙彪要是没有杨震山他们能有今天的日子吗,孙彪反应过来得出要想继续被日本人重用,那不能太快消灭杨保中。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关于让孙彪搜查理发店的事,经过老王这件事,孙彪现在那是对于关敬山吩咐的事绝对是想尽办法的做好,他开窍的说出他对于搜查理发店的看法,要搜那些长得就像抗联的,店是新开的,生意不好却硬是不关门的查,关敬山赞许他又加了一条和皇军有仇的,孙彪得令。关敬山看着卖力的孙彪满意了,两人亲热的继续喝酒。而另一边,保中在理发店和郭金,马克商量决定不能让鬼子的阴谋得逞,鬼子把老王的头示众就是想要打击抗联,震慑百姓,如果他们不做什么,那百姓就会被鬼子唬住了,所以保中决定要做点什么,把老王的头抢回来。他让马克和郭金别参与行动,继续负责联络消息就行,他写了一封信让小山参带给冷梅,让她别担心,他后天回去。自己则去找红枪会的兄弟帮忙。

  在日军司令部,岸谷和何指导正在说话,何指导担心杨保中不出现,岸谷则表示保中一定会出现,其实他们之所以把老王和他徒弟的头示众,就是为了引保中和给他送情报的人出来。没过一会,关敬山来找岸谷,岸谷首先试探关敬山在老王那件事上是不是应该给他解释一下,关敬山坚决不承认,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欺骗岸谷,岸谷了然似笑非笑的问关敬山有什么事,关敬山恭敬的说他想就老王这次行动抚恤牺牲人员和表彰一下有关人员,着需要钱,所以想请当地商会帮忙出资。岸谷了然答应还派日军协助关敬山完成此事。

  保中来到红枪会的据点时,红枪会的兄弟正在磨刀准备去杀鬼子为老王报仇,保中安抚红枪会的兄弟,告诉他们自己有更好的办法,他神秘的让小六子去准备糨糊。保中告诉小六子这碗糨糊低过千军万马,保中和小六子拿着糨糊来到大街上,他让小六子刷糨糊往墙上贴了一张告示,然后隐蔽的向对面街角巡逻的日军开了一枪。


第一声枪响第19集剧情介绍

  岸谷提出换头交易 郭金被关敬山怀疑

  保中带小六子贴好告示,隐蔽的朝着巡逻的日军开了一枪,被枪声吸引的日军过来只看到墙上的告示,何指导员愤怒的带着告示去告诉岸谷,原来告示是保中向岸谷公开宣战的,保中命令岸谷把王大夫和他学生的人头还给他们,否则他就把野夫的头挂到长春去,岸谷大怒,他召集关敬山,赵金奎和何指导开会,他气的想直接攻打猎人山寨,准备堵住山寨出口全歼抗联,他问关敬山他们这个办法可行吗,赵金奎不过脑子夸奖岸谷说他这一招高明可行。关敬山和何指导则告诉岸谷这个办法不行,因为山寨本来就易守难攻,而且要是保中他们进城里了呢,那就扑空了压根没用。所有最后岸谷下令把封城门,先在城里搜查。

  晚上,保中和马文商量告示贴出去了鬼子肯定会有行动,小六子就赶来马文家报信说鬼子封城了关敬山他们在一家一家的搜查,马文赶紧让保中和小六子躲在他们家楼上的夹层中,刚躲好,关敬山的队伍就搜查到了马文家,马文镇定的开门,装作一脸茫然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关敬山认出马文是美发店老板,他进门看到马文家的大宅子其实是想从马文手里捞一笔钱,压根没想到保中他们会在这,他让马文请他到屋里,委婉的说出他的意思。马文上道说他懂关敬山的意思会给他钱的,正在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关敬山的手下搜查突然把郭金给抓进来了,马文赶紧解释说是他媳妇,关敬山骂他手下不懂事,让他手下放开郭金出去。看着郭金他突然想起好像在郭家庄老抠家里看到了她的照片,所以他怀疑的问郭金和郭家庄有什么关系,马文解释说郭金是城里长大的,不是庄子上的,而且还是大学生。关敬山半信半疑中发现天花板上的夹层口,他危险的看着夹层,马文镇定说那是他们放美发店物品的,要是他们不拍脏可以上去搜查。关敬山怀疑的看着两人,突然朝着天花板开了两枪,没有听到什么异样他才罢休。临走他还不忘让马文记着钱的事。马文微笑的送走关敬山,

  而在另一边孙彪带着人搜到了红枪会的屋子里,孙彪的人没发现地道路口,但是孙彪认出在屋子里的是那晚接财神的那个班主,还好红枪会的兄弟机灵,他聪明的用话忽悠住了孙彪。孙彪没怀疑走了。

  而后,日军司令部岸谷召集大伙商议,因为在城里没发现抗联,所以岸谷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也贴了一张告示,告示上写着要和杨保中用老王的头换野夫的头。

  第二天天亮。百姓看着告示议论纷纷,郭金和红枪会的兄弟看到告示回来告诉保中,然后大伙商量下一步怎么办。而在日军司令部,一直假扮百姓的何指导回到司令部,告诉岸谷在告示处没发现抗联,只是一些百姓在哪里胡乱猜测。何指导不解问岸谷既然要换头那为什么告示上没有写明时间和地点。岸谷仿佛才想起一样,他无言的说杨保中会再给他写信的。

  而在马文家,马文和郭金各执己见,郭金和红枪会的兄弟任务鬼子是在拖延时间,他们想直接攻打鬼子把老王的头给夺回来,而马文则认为不会是陷阱,因为野夫的妻子杏子亲自到通城来施加压力让岸谷尽快取回野夫的脑袋,所以岸谷是很想取回野夫的头的可以考虑交换,马文表示他要赶紧和组织上汇报。听着两人的意见,保中心里已经大概有了想法,他是不可能直接带人攻打通城的,因为鬼子在通城人数多,他们直接去打无疑是送死。所以他缓和气氛说先吃饭吧,在饭桌上,他告诉郭金攻打通城的后果就是去送死,让郭金打消这个令头。其实郭金已经让小六子带着红枪会安排行动了,所以当小六子进来询问为什么还不出发时,保中和马文让小六子取消了行动。郭金默默的低下头吃饭。而在司令部,岸谷又把关敬山叫来询问以他的了解保中他们会来换吗,关敬山说他认为保中他不会来换,因为抗联是一个组织,不是保中一个人可以决定的。岸谷告诉关敬山就算保中他不来,他们三天后也会采取行动。马文家,保中向几人告别,他要回山寨和大家商量怎么办,在地道里正好和赶来支援他的有光薛奇碰面了,他告诉有光城里的同志急着为老王报仇被他摁下了,然后便和他们一起回山寨商量了。马保中走后,马文也让郭金替他收拾行李赶去长春和组织联系情况,郭金和红枪会的兄弟在火车站送走马文后,郭金又带着两人去杀鬼子,三人乔装打扮一番在一个鬼子经常去的烟花柳巷里,郭金诱惑一个日本太君到偏僻的地方,听着郭金的呼救那些警察因为是日本人所以都不敢去阻止,于是三人将那个鬼子痛打了一遍,本想杀了那个鬼子,可是那个鬼子的大喊引来了日军,三人慌忙逃走,关敬山和孙彪带队赶来,那个日军太君让他们去抓人,说是被一个漂亮女人和2个男人打的,于是关敬山派人抓城里的漂亮女人。郭金和小六子一路逃跑,扔下头巾引开了追他们的日本人。三人躲在墙角,小六子让郭金晚上去他们那里避一避,可是郭金不听,在回去的时候被大街上抓捕漂亮女人的士兵给抓走了。清晨,与其他漂亮女人一起站在警察大队里,关敬山派人在城里抓了一宿的漂亮女人都在这里等着被那个太君指认。那个太君挑了4个他看着像袭击他的那个女人出来,郭金也在其中。那个太君让关敬山好好审问她们一定要把袭击他的人找出来,关敬山认出郭金是美发店老板。关敬山联想到之前被剃头刀杀死的那个日本人,开始怀疑郭金和她的理发店。所以他把郭金给发了,背地里让孙彪盯着她。

  马文在长春和领导见面,上级很满意保中他们,让他们继续。并说老曹现在在远方整顿队伍,有不了多久会回来的。马文很高兴带着消息告辞。

  郭金回到家后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想着关敬山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了她。

  猎人山寨,保中还有冷梅,有光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商量交易的事情,冷梅说出她的想法,先让岸谷把王大夫的人头还给医馆表示诚意,然后在再和岸谷交易用野夫的头换杨震山的头,保中和有光都同意冷梅的想法。而必图却出手了,他觉得他再不动手,他们山寨就要被保中给毁了,所以这一天,他偷偷溜到保中的房里下药,他在保中的茶碗上涂了药,刚准备在水壶里也下药,就听到保中回来了的声音,他急忙躲到门后面。必图看着保中进来倒了一碗水,高兴的在门后笑,可是保中把水拿到嘴边又放下了,保中放下碗背对着门入神的想着和岸谷交换人头的事,必图在门后躲不住了,偷偷从门后出来,他溜到门口时保中转过身看到了必图,于是保中叫住了必图。


第一声枪响第20集剧情介绍

  岸谷用交换人头围剿抗联 马文美发店被关敬山盯上

  保中转过身看到必图奇怪的站在他房门口,于是他叫住必图问他在干嘛,找他有事吗。必图学猫叫,告诉保中他在找旺财,旺财是他养的猫。保中觉得奇怪,必图理直气壮的解释说保中把他的猪小黑吃了,所以他又养了一只猫。保中哭笑不得的说二当家爱好真是广泛,,就让必图继续去找他的猫,保中说完端起了桌上的水准备喝时索兰跑着进来了,保中又放下水,听着索兰说话,索兰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夸保中他们把她的族人训练的很好,让保中去教她打枪。保中看着高兴的索兰满头大汗的于是就拿起桌上的水让她歇歇喝口水,准备走的必图看着索兰拿起水要喝,急忙跑过去抢说放开那只碗,索兰奇怪的看着必图,必图胡乱说他口渴了想喝水,可是索兰因为是保中给她倒的水,所以她不给必图,于是两人都拿着碗不放手,一直抢来抢去。直到必图坚决的说他真的想先喝,索兰终于把碗给必图让他喝了,必图拿着水,保中和索兰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着他喝,必图拿着有毒的水下不去口,终于他把碗摔了,说自己猫不见了没脸喝水,然后急忙走了。保中索兰奇怪的看着必图的背影,也没多想。只当是失去小黑对必图打击太大所以他有点不正常了。冷梅来找保中,正好看到必图喊着旺财奇奇怪怪的走,所以她问保中他们怎么了。索兰告诉冷梅说必图自从失去小黑之后就有点不正常了,让她别管必图。冷梅和保中无奈的笑了。冷梅是来找保中商量换头的事,保中告诉大伙他的计划,他带着野夫的头单独去和岸谷交换,他会在野夫的脑袋里面装满炸弹,有光他们则反包围埋伏的日军,到时候就用野夫的脑袋杀了岸谷,冷梅他们担心保中的安全,但是保中说他小时候的狼奶可不是白喝的,然后便急忙去野地里捡野夫的脑袋了。另一边索伦也在和族老们商量这次换头他们猎人山寨要做些什么,达木来汇报,经过有光他们的训练他们族人的战斗力大大的提升,而且还在铁索桥哪里架了两挺机枪,鬼子绝对过不来。索伦告诉达木他是担心这次鬼子换头是陷阱,保中就提着野夫的脑袋进来了,索伦说出他的想法,让保中别去,保中告诉索伦他知道是陷阱,他正是要将计就计。索伦放心了,保中告诉索伦他的计划。大家商量好,保中他们就向组织申请行动了。没多久组织就回复批准行动了。这时,虎妞来报说大黑龙来了,保中他们过去,大黑龙向大伙说明来意,他的黑龙山那边来了一个日军开拓团,打死了他几个兄弟,所以他向让保中他们帮他一起灭了开拓团,还说那个开拓团里面有一个叫李炮头的原来是关敬山的手下,正好又打击了关敬山。保中他们原本是不想答应的,因为黑龙山不是有豹爷吗,怕  
  是大黑龙和豹爷设的陷阱,但是经过之前对大黑龙的了解保中看大黑龙不像是那样的人,所以他和冷梅决定冒险帮助大黑龙,为了日后拉拢他入抗联。

  山下,关敬山和孙彪又在喝酒聊天,关敬山告诉孙彪,他在山里放了一个探子李炮头去山里打探杨保中的消息,但是他没告诉日本人,因为他也不知道李炮头能不能为他打听到消息。

  保中他们带着队伍和大黑龙一起出发,临走索伦还警告打黑龙别耍诈。保中他和大黑龙他们一起趁着开拓团在吃午饭完美的分配任务轻而易举的攻下了开拓团,大黑龙向保中表示他的敬意。保中他们在开拓团抓住了李炮头,威胁他让他告诉岸谷开拓团被他们全歼了,先把王大夫的头还回医馆,让岸谷用司令的头来换野夫的脑袋。;李炮头怕死的答应了,保中就让人带着李炮头去了。司令部,岸谷还在想着贴一个告示告诉百姓他们要拿回野夫的脑袋,震慑一下百姓。何指导员阻止了岸谷打消了岸谷的想法。

  马文也回来了,这几天郭金因为担心关敬山会发现什么,所以美发店一直没开,马文回来看到大门紧闭的美发店,旁边的邻居告诉他店已经几天都没开了,马文感谢邻居,心里察觉肯定出了什么事,又看到店对面新来了一个擦鞋匠东张西望的,知道店怕是被人盯上了,所以马文赶紧回家了。

  抗联的兄弟带着李炮头来到了城门口,和鬼子交战一番留下里炮头回去。李炮头告诉城门口的士兵他是关敬山的人,伪军带着他身上的保中写的信送到了岸谷的手上,岸谷看到信以后,因为他的上级一直在催促他消灭杨保中,而杏子夫人也向他施压拿回野夫的脑袋,所以他决定同意杨保中的要求,他叫来关敬山把王大夫的头还回医馆并拍照,但是要关敬山派人暗中观察找出杨保中的内线,又让何指导员和山本赶去交换地查看地形,制定作战计划,计划这次不仅要夺回野夫的脑袋而且还要除掉杨保中。何指导领命下去。

  马文家里,马文回到家差点被持刀的郭金砍伤,马文问郭金发生什么事了,郭金告诉马文发生的事情,马文训斥郭金为什么不听劝,现在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重重的责骂了郭金一番。郭金这回是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看着懊悔的郭金,马文赶紧安排去准备接下来要怎么告诉保中他们情况,还要查清那个擦鞋匠是什么人。而关敬山派人把老王的头还回医馆,派去拍照的日本人被红枪会的兄弟给打走了,那个红枪会的兄弟则用计悄声告诉了马文消息,马文意识到美发店被人盯上了。所以他和郭金商量要赶紧告诉保中他们情况。

  何指导员和山本查看地形回来,山本告诉岸谷他认为杨保中是真心交换的,他知道杨保中对杨震山很重视,所以山本要利用这个消灭抗联,他向岸谷献计,告诉岸谷计划消灭杨保中只是前奏,他们还要消灭猎人山寨。岸谷对山本的计划很满意。立马就批准了山本的计划并召集所有日军头目开会,传达城里现在就开始戒严,为明天的清剿计划做准备。会上,山本向大伙分配了任务,从夺回野夫的脑袋,消灭抗联,再到消灭猎人山寨层层递进,分工明确,行动开始了。而在大街上马文正坐在马车上准备出城,城门却被关上了,听着戒严的命令马文只得让车夫回去。

?

第一声枪响第21集剧情介绍

  岸谷杀保中计划失败 保中令岸谷元气大伤

  马文和郭金召集红枪会的小六子和另一个兄弟开会,马文告诉大伙他刚刚雇了一辆马车假意出城,结果发现被盯梢了,所以他断定美发店被盯上了,只是他们还在寻找证据。所以他让红枪会的兄弟以后别再来美发店交流情报了,同时和大伙商量以后哪个地方作为新的情报点。小六子他们说以后传递情报可以去他们红枪会的据点那里,马文同意。郭金说看到几车鬼子出城了,怕是去对付抗联的了。小六子和红枪会的兄弟沉不住气说鬼子去山里围剿抗联,那他们就在城里杀鬼子,只是他们的枪不够所以只能像之前那样偷偷杀几个鬼子,说着就问马文这个办法好吧,马文一直脸上难看的看着两人说着,没好气的回答敢情之前我让你们小心都白说了,本来现在他的情报点就已经被盯上了,现在鬼子就是在等着抓他们,马文告诉小六子两人大鬼子不是只能用武力,有时候是要用脑子的,现在是要小心别被鬼子发现了。然后就让两人回去了。

  日军司令部士兵集合完毕,岸谷正在着装准备出发,拍照片的日军拿着洗好的照片送来,岸谷训他这么慢就等着照片了,士兵低着头没说话。岸谷看见他脸上的淤青,士兵说是被红枪会打的,岸谷告诉他等他回来他会帮他报仇的。士兵感激的跟着他一起出发了。另一边,保中也带着部队先到交换地做好了安排隐藏好。岸谷带着日军来到交换地,他一心想要消灭杨保中,所以他带着盒子亲自去和杨保中交换首级,他让日军将交换地重重包围,还让孙彪也埋伏好伺机一枪杀了杨保中。杨保中则将计就计,利用自己做诱饵安排辛有关等人在外围对日军实施反包围。等岸谷将日军安排好,提着箱子在桥上等他时,他才假装刚来。保中念着杨司令身前最喜欢的那首诗提着野夫的脑袋悠闲的走到岸谷面前,岸谷说他很佩服保中赶一个人来的勇气,保中笑他直接指出岸谷现在的立场,野夫是他的老师,而且野夫的妻子一直在催他取回野夫的首级,所以他肯定很想要回野夫的脑袋,但是杨震山的脑袋对于抗联来说是精神的象征,是英雄。同样对于日军来说也特别重要,还要送往日军长春司令部或者送到日本,来打击抗日,震慑百姓。已达到他们击溃精神的目的,所以日军总部是不可能让他拿来交换野夫的脑袋的。岸谷对此也不回答,保中一直用话挑起岸谷的兴趣拖延时间,等到有光他们带人将日军反包围好,他才下令开枪并把装着手榴弹的脑袋扔给岸谷,保中扔完就赶紧跑,岸谷一脚把冒烟的脑袋踢开但还是被炸得扑倒在地上。周围的日军被有光他们反包围打了个成措手不及伤亡惨重。山本和孙彪还在等岸谷下令开枪杀保中,听着周围的枪声还没反应过来就有日军来报被抗联反包围伤亡惨重,然后就又看到岸谷被炸扑倒在地上。山本赶紧带人去救岸谷,孙彪则朝着飞快跑着的保中开了两枪。等到山本把岸谷扶起孙彪才带着人过来,岸谷责问孙彪为什么不开枪,孙彪解释他刚刚开了枪,只是保中跑的太快没打中,山本大骂孙彪没用,岸谷虚弱的说着撤,山本赶紧扶着东倒西歪的岸谷走了,保中和有光他们高兴的看着日军狼狈逃走,也赶紧带着人撤退了。

  山寨里,必图正在一个山坳坳里对着月亮和他的先祖起誓保佑他虽然上次没毒杀成功,但是今后一定要杀了保中。必图正专心致志的许愿中,一个阿婆看到必图便走了过来结果听到了必图说的话,阿婆得知原来必图之前从她这里拿走的百香草是用来杀杨保中的,阿婆很生气,责骂必图怎么可以杀来救他们山寨的保中,然后便要去告诉族老。慌张的必图拉着阿婆说他可以解释让阿婆别去告诉族老,但阿婆不听他解释,,结果拉扯中阿婆倒在了地上头磕到石头上没气了。必图看着断气的阿婆本来想喊救命,可是仔细一想不能喊所以他慌张的跑进了身后的树林里。听到声音过来的达木看着必图跑进林子,又看到倒在地上断气了的阿婆他赶紧让人去报告冷梅。冷梅过来,达木告诉她阿婆断气了,然后他看到有个人跑到林子里去了好像是二当家,冷梅赶紧让人去找必图。在铁索桥那里,索兰正在等着索伦和保中回来,她的侍女让索兰回去说晚上湿气大她又等了一天了,让她先回去休息。索兰不肯,她让侍女去吩咐厨房做点吃的,以免保中他们回来没有吃的。星彩领命正要下去必图过来了,他像往常一样安慰索兰让她放心,让星彩带着索兰回去,说准备吃的事交给他,他去山下买点生姜回来保中他们熬点生姜水去去寒,还去弄野味犒劳大家。索兰听了很高兴,所以索兰放心的回去了,必图看着索兰不舍的走了,看着索兰的背影他站在铁索桥上默默的说兰妹妹,我走了,保重。另一边,冷梅派去寻找必图的战士也都回来了,告诉她寨子里没有找到,山上没有,山下也没有。而索伦正带着族人在鬼子如果要攻打山寨就必须要经过的林子做陷阱,冷梅不放心过来查看,看着安排妥当的林子,她才放心,正好战士来报保中他们回来了,所以两人回山寨和保中他们汇合,在猎人族的大厅,保中和大伙正在商量要是鬼子攻打山寨他们的下一步计划。索兰为大家送来暖胃的奶茶。保中担心鬼子进攻山寨,索伦让保中放心说鬼子绝对过不来铁索桥,尽管放了两挺机关枪但为了以防万一索伦还是让人在铁索桥加派兵力,增加弹药。而对于要是鬼子围山的问题,冷梅提出解决办法,他们已经在黑森林建立了根据地,而黑森林土地肥沃,可以加快女人和小孩的转移,让大家在黑森林里种庄稼,自给自足。这样又可以把鬼子牵制住。保中和大伙都同意冷梅的办法。

  城里,马文写了一封信让郭金交给王嫂,因为现在美发店不安全早一点告诉保中他们就多一分安全,第二天郭金就去茶楼前,不料在街上被关敬山发现,关敬山一路跟着郭金。郭金在茶楼前把信放在吃的里面给了装作乞丐乞讨的小山参,郭敬山没有看出来,但是他抓走了喝茶的郭金,小山参看着情况不妙赶紧悄悄跑了。
?

第一声枪响第22集剧情介绍

  郭金被抓必图投敌 鬼子攻进猎人山寨

  郭金将马文写的密信交给了小山参,虽然关敬山没有看出来,但是他还是将郭金抓走审问了。小山参看到情况赶紧带着密信回山寨。关敬山回到警局就看见岸谷和孙彪都在,他张嘴向岸谷汇报他抓到一个抗联分子打算邀功,不料被岸谷破口大骂,岸谷因为交换行动被杨保中反包围导致部队死伤惨重而大怒,他责骂关敬山那么了解杨保中怎么没有想到保中的行动,他们不仅没有取回野夫的脑袋,而且他还差点被炸死。他拿枪抵着关敬山的脑袋威胁他和孙彪说不管他们两用什么方法,他明天都要攻打猎人山寨,要是不成功的话,他们两的脑袋也别想要了,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了。关敬山和孙彪看着岸谷的背影,关敬山傻了,他想这回他们两死定了,那个铁索桥压根就过不去,怎么可能成功攻打猎人山寨呢。关敬山和孙彪正想着这回要逃命了,两人正商量着。外面,必图就来了,守门的守卫赶紧带着必图进去,关敬山听着士兵的报告看到必图他高兴极了,必图告诉关敬山他可以帮他们杀杨保中,但是不许伤害他的族人,特别是索伦和索兰两兄妹。还让关敬山对着太阳神发誓,关敬山压根不信这些,所以他无所谓的胡乱发了誓,而必图看到关敬山发誓他就发心了,他告诉关敬山他只有办法带他们进山寨。关敬山和孙彪大喜,两人叫来岸谷了解情况,岸谷问必图之前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杨保中在山寨,现在才来帮他们。必图以为岸谷不相信他,他告诉岸谷说之前那是以为杨保中救了兰妹妹,他只是在报恩,现在恩报完了。可是杨保中他们还赖着不走,吃他们的,用他们的,白吃白喝,而且还要抢走他心爱的女人,这夺妻之恨他一定要报。岸谷看着对杨保中充满仇恨的必图狡诈的笑了。

  山寨里,保中他们看着马文写的信,又听到小六子说

上一篇:第一声枪响(一)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热点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