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65棋牌有没有假_365棋牌破解软件_365棋牌短信充值
365棋牌有没有假_365棋牌破解软件_365棋牌短信充值 | 黔江新闻 | 栏目?专题 | 荧屏时讯 | 节目导视 | 今日视点 | 党建大联播 | 晚间时分

第一声枪响(四)

2019-08-14?来源:黔江区广播电视台?作者:?点击:
视频展示 + ? -


第一声枪响【36】剧情介绍
杨保中大胆查看首级 关敬山怕死不敢揭发杨保中

  杨保中得知了杨震山首级展示的事情,他决定在靠山屯抢回首级,让大黑龙在半道接应,先回去把粮食全都搬到白龙山去。关敬山他们因为杨保中和抗联没有出现,对这一情况非常的意外,但为了以防万无一失,岸谷隆一还是决定加强守卫,以免杨保中突然出现抢走首级。
  一连几天的展示,杨保中都没有出现,赵金奎便在岸谷隆一面前表示,杨保中不会出现了。岸谷隆一认为此时不应该放松警惕,靠山屯的最后一天展示更要多加小心,而关敬山则怕再因为自负犯错,便在岸谷隆一质问他之时,表示自己也不能猜测杨保中会在哪里出现。
  靠山屯展示之时,杨保中带人靠近靠山屯,发现敌人的兵力不少,于是先跟着姜三刀混进去,想先的探一探杨震山首级的真假,让薛奇和冷梅找狙击位置掩护他们。姜三刀环视了靠山屯展示的四周,并没有发现岸谷隆一和关敬山等人,杨保中于是告诉姜三刀,人都藏在房间里,以及旁边的卡车上。
  岸谷隆一为了侮辱杨震山,用烟土当礼物鼓舞百姓上台,向杨震山首级吐口唾沫,可老百姓都不想做这种缺德的事情,一个个都不敢上台。岸谷隆一为了让百姓听话,让关敬山第一个上台,关敬山本想躲在背后保命,没想到被岸谷隆一逼着上台吸引杨保中出现,他为了保命不得不抓一个孩子上台。
  薛奇看到关敬山,想要一枪将关敬山毙命,可冷梅却不让她这么做,因为杨保中在队伍里,还有那么多靠山屯的百姓不能因此牺牲,所以她们不能轻举妄动。关敬山上台之后,便大叫杨保中现身,还表示如果老百姓不肯上台吐唾沫,他就对孩子下手。关敬山正打算开枪之际,杨保中自告奋勇上台,关敬山正得意之时,却发现上台的是杨保中,他一下子就害怕了。
  杨保中威胁着关敬山,关敬山害怕自己的命保不住,不敢声张杨保中出现的事情,只能心惊胆战地在一旁看着杨保中。杨保中打开箱子,发现箱子里的并不是杨震山,于是下跪给箱子中的人头拜了一下,紧接着山里就响起了虎啸,让老百姓一个个都欢呼杨震山显灵了。杨保中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关敬山害怕自己被一枪毙命,只能眼睁睁看着不敢出声,还特意对岸谷隆一撒谎,称上台的人是一猎户不是杨保中。
  杨保中离开之后,带着人马等在半路,准备伏击日本人,一定要将关敬山的人头拿下,于是他吩咐兵分两路盯紧日本人。在回城的路上,杨保中见日本人出现了,便下令开枪,而关敬山此时正半路停车解手,看到杨保中打来了,他马上就借机逃跑,让日本人与抗联火拼。岸谷隆一见杨保中来了,马上让人追上杨保中,打算将杨保中歼灭,让中岛从侧翼追击。
  孙彪和赵金奎在开火之后,便跑去见岸谷隆一,岸谷隆一则因为抗联进退有速,担心中了抗联的计,只能下令撤退。杨保中这一仗不仅重创了日本人,还得知老百姓都敬重杨震山,让他们很是安慰。岸谷隆一必须在下周送走杨震山的首级,他要求关敬山必须想到方法,在他离开之前将杨保中给除掉。


第一声枪响【37】剧情介绍
关敬山接父亲进城被姜三刀劫持 关老爹得知儿子当汉奸非常痛心

  关敬山得知二柱子和大黑龙是亲戚,于是让孙彪带着二柱子进山找大黑龙,二柱子突然接到这个消息,便想把这个消息送出去,于是拖住孙彪让他一起去吃个饭再上山。孙彪没有怀疑二柱子,带着二柱子去下馆子,二柱子便找了一个靠近理发店的饭店,借着吃饭的时候跑去上茅厕,通知马文。
  马文让二柱子带着孙彪在山里转圈,不让他们发现山寨的下落,关敬山因为山里转了一天没有发现抗联的人,怕自己会成为抗联的首要目标,于是求岸谷隆一同意让他去城外接老爹进城。关敬山得岸谷隆一同意之后,便命令孙彪换便装出城,去把关敬山的父亲接进城里,谎称是要让老爹进城享福,孙彪没有在意关敬山的目的,听到关敬山的话之后,马上就出城去了。
  小六子看到孙彪便衣出城,怀疑关敬山有什么目的,于是把这个消息通知杨保中。杨保中不知道孙彪的企图,便只能让姜三刀带人守在回城处,等着解决掉孙彪。孙彪接到人准备回城的时候,路上发现有一块石头拦路,他便下车查看,而姜三刀则趁此机会向孙彪开枪,结果还是让孙彪给逃走了。
  姜三刀没有抓住孙彪,只抓住了关老爹,他并没认识关老爹,于是骂关老爹这么老还当汉奸,关老爹不承认自己是汉奸,于是透露自己是抗联的关敬山的父亲。姜三刀听到关老爹的话更是开心,他被孙彪给逃脱了,能抓住关老爹他也觉得自己够本,所以开心地把关老爹抓了回去。
  姜三刀抓住了关老爹,甚是得意地去找杨保中邀功,可杨保中却怪责姜三刀利用红枪会的那一套,对付一个老汉。杨保中说明,关老爹和关敬山是两码事,不能把关敬山欠的债还在关老爹的身上。关老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是汉奸,冷梅于是把金宝叫来,得金宝亲自确认,关老爹才相信关敬山当了汉奸。
  杨保中想放关老爹回去,可关老爹却因为自己教出了一个不孝子,没有脸再回老家,所以他要求杨保中让他去通城,亲自劝关敬山回头。杨保中给姜三刀做思想工作,让姜三刀在大事大非面前一定要看清楚,不能把关敬山的错算在关老爹的身上。杨保中劝完姜三刀,便安排突袭通城的计划,必图听到杨保中有动静,马上躲起了偷听计划。
  金宝把关老爹送到了通城门口,让他自报是关敬山的父亲便可进城,可关老爹走到了城门口,却羞于提自己当了汉奸的儿子。关老爹想要进城被拦了下来盘问良民证,关老爹于是跟他们辩论了起来,一位好心的百姓跟守城的警察说情,让他们体谅关老爹年纪老迈,想通融让关老爹进城,关老爹这才把自己儿子的名字说出来,正好孙彪出城直接就把关老爹迎了回去。
  关敬山本来对于关老爹被劫走大怒,差点把孙彪给打死,还想让岸谷隆一派兵救自己的爹,可岸谷隆一却表示,抗联的人不会动关老爹,关敬山这才放心等父亲的消息。日本人通知关敬山,关老爹被送回来的消息时,岸谷隆一马上提醒关敬山,让他搜搜关老爹的身,以免抗联在关老爹的身上动手脚。关敬山见到关老爹平安回来,开心地把关老爹接回家吃饭,一回到家便开始搜关老爹的身。
  关老爹被搜身之后,才质问关敬山投敌当汉奸的事情,关敬山想欺骗关老爹,自己是按杨震山的意思假装投敌,可关老爹不信他的话,还因为他的狡辩打了他一耳光。关老爹劝说关敬山回去找抗联认错,可关敬山不肯答应,正好岸谷隆一派人来找关敬山,关敬山于是哄住关老爹,将关老爹锁在房里。
  关敬山不肯听劝,关老爹便想等关敬山回来的时候,一棍打死关敬山,没想到因为年纪老迈力气不够关敬山大,被关敬山打了一棍倒地了。


第一声枪响【38】剧情介绍
必图进城通风报信 杨保中改变主意杀死赵金奎

  关老爹打不过关敬山,又劝不了关敬山回头,心中甚是痛苦,于是拿出祖宗牌位,跟祖宗忏悔求他们收了关敬山,不要让关敬山再祸害百姓。关敬山因为关老爹打他,心里烦恼地跟孙彪去喝酒,等发完牢骚他还是心疼自己两天没吃的关老爹,于是让人做几个硬菜,准备带回去给关老爹。
  岸谷隆一把赵金奎找来问话,不明白为何他做了那么多的安排,想要除掉杨保中却怎么也除不掉,反而让杨保中砍了野夫的脑袋还让他劫了军火库和粮仓。赵金奎听了岸谷隆一的牢骚之后,建议岸谷隆一抓住杨保中最亲近的人,这才便能把杨保中给吸引出来剿灭他,可岸谷隆一却因为连杨震山的首级都出动了,也没有除掉杨保中,已经失去信心了,他只提醒赵金奎要戒酒戒女人。
  关敬山买了酒菜回来,想要让关老爹吃一顿好的,没想到一进门便看见关老爹上吊自杀了。关敬山非常痛心,把关老爹挪了下来,想要对关老爹进行急救,可为时已晚关老爹救不回来了。关老爹的死让关敬山对杨保中更是恨之入骨,他正咬牙切齿地想要了断杨保中之际,必图就找上了门,让他开心地马上把必图请进屋里来了解情况。
  必图把杨保中要进城找关敬山报仇的事情,跟关敬山说了一下,让关敬山这一次一定要把杨保中给除掉。杨保中和索兰进了城,一进城杨保中便让索兰去通知马文开会,而二柱子则在开会的时候,把必图进了关敬山家里的事情,跟杨保中汇报了一下。索兰得知必图跟关敬山在一起,怎么也不相信必图会出卖他们,辛有光于是把他们的怀疑,跟索兰说了一下。
  赵金奎喝完酒回家,发现家门口的守卫换了,便明白抗联已经找上了自己,于是让他们现身。姜三刀夸口自己拿下赵金奎绰绰有余,三两下就把赵金奎踢进了屋,赵金奎爬起来发现杨保中在那里,便开始跟杨保中求饶了起来,想借机掏出口袋里的枪杀杨保中,没想到被杨保中一踢就给踢飞了。杨保中与索兰二人联手,杨保中抓住赵金奎,索兰则掏出自己的箭,直接将赵金奎的脑袋刺穿,留下他们的信息后走人。
  赵金奎被杀之后,抗联的传单便在城内贴了出来,让岸谷隆一不得不把关敬山找来质问,关敬山于是把自己怀疑城内有暗道的事情,跟岸谷隆一汇报了。前田在街上碰到了大牛,却没有抓到大牛,在岸谷隆一面前告了关敬山一状。关敬山觉得大牛与抗联的有联系,很可能暗道就在红枪会内,于是让孙彪去大牛家附近查暗道的事情。
  杨保中他们杀了赵金奎之后,便从暗道出了城,而孙彪则想起大牛的可疑,觉得自己在大牛家查得不够仔细,于是再派人去大牛家里搜查。孙彪一查便发现了大牛家的暗道,急着逼问大牛,想知道杨保中的下落,大牛于是又装可怜喊不知道,可这次孙彪不买账,直接把大牛带回去审问,不停地打大牛。
  杨保中他们回到了山寨,必图特别的热情,招呼着他们要给他们热酒,可谁也不喜欢这个通风报信的叛徒,谁也不搭理必图。


第一声枪响【39】剧情介绍
辛有光落入埋伏被捕 马文乔装女人混出城通风报信

  于营长因为赵金奎的死,对自己给日本人办差有所是忌惮,听于太太说了一下,他才想着跟抗联联系上谋求一条新的出路。于营长想到处事圆滑的马文,便让于太太把马文和郭金请到家里吃饭,借机试探一下他们。于营长在饭局上,特意提起了当下的形势,郭金听了之后一直忍不住把对日本人的怨恨脱口而出,马文只能在一旁踢郭金的脚,示意她不要说漏了嘴。
  杨保中跟冷梅他们商量,想要利用一心投敌勾结关敬山的必图,给日本人传递假消息,还想瞒着索兰。索兰听到杨保中他们的谈话,忍不住冲了进去,还冲动地想杀必图。杨保中拦下了索兰,让索兰一定要冷静下来,等他完成计划之后,将必图亲自交到索兰的手中。索兰被杨保中劝了下来,可还是不相信必图会背叛族人,直给必图找借口,认为必图有把柄落在关敬山手中,想找必图质问。
  辛有光想念自己的娘亲,拿着照片回忆往事,薛奇看到了便跟辛有光聊了几句,偶然发现照片中的女人很眼熟。薛奇仔细看了一眼照片,发现照片中的女人便是曾经流浪到他们村的女人,而那个女人被一个皮货商带去通城里打杂了。辛有光知道这个消息,马上不顾一切进了城,想去皮货店打听一下他娘的消息。薛奇拦不住辛有光,便只能去跟杨保中汇报此事,说明辛有光会乔装进城,让杨保中不要担心。
  辛有光不知道暗道已经暴露了,他一个人从暗道里走了出来,没想到正好中了关敬山的埋伏,被他们当场围捕。辛有光看到多人围上自己,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等他们靠近之时,才借机制服他们。正当辛有光把围捕的人制服之时,孙彪出现了,辛有光只能马上翻墙逃跑,可没想到还是让孙彪打了一枪。孙彪打中辛有光之后,马上带着人一路追捕着辛有光,让街面上一片混乱。
  辛有光在逃跑的时候,被孙彪给发现了行踪,一枪打中了辛有光的后背,让辛有光直接就晕过去了。冷梅和杨保中都替辛有光找到娘开心,在家里安排房间,等着辛有光把娘带回来。孙彪抓住了辛有光,开心地去找关敬山,关敬山于是开心地去跟岸谷汇报这个好消息。关敬山把辛有光交给岸谷隆一之时,给岸谷隆一提了一个新的想法,想把他找到的辛有光的娘接来,逼大孝子辛有光投降。
  关敬山在岸谷隆一那受到重用,便开始嚣张了起来,在山本为他准备宴席之时,逼山本喝他敬的酒。山本不肯给关敬山面子,关敬山便嚣张地打了山本一耳光,还说明山本再不喝酒他还要再打,气得山本的手下想要对关敬山拔枪。山本拦住了自己的手下,笑了一下之后,把酒给喝了下去,化解了宴席上的冲突。
  马文知道抗联有人被捕了,他不知道被抓的人是谁,担心他们的情报站会被泄露,所以考虑一整晚不敢睡,不知道要不要转移情报站。二柱子把辛有光被捕的消息,放在了与马文通情报的活动砖上,马文出去走了一趟,发现有人紧跟着他,便飞速跑去把情报取走,等看完了情报之后吞了下去,然后不声不响回家。
  马文知道辛有光被捕的消息,正不知道如何出城之时,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美发项目,于是乔装成女人出了城。马文把辛有光被捕的消息告诉杨保中,还把于营长有意投靠抗联的事情,也跟杨保中说了一下。暗道泄露了,杨保中想要进城并不容易,他便想到把马文所说的于营长争取过来,增强他们的战斗力。


第一声枪响【40】剧情介绍
杨保中争取于营长叛变日本人 进城说服虎爷帮忙

  于营长摇摆不定, 冷梅认为于太太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对象,而且于营长很听于太太的话,所以杨保中决定先去会一会于营长,想办法把于营长争取过来。另一方面,大黑龙想要争取城内的虎爷,增加他们抗联的在城内的战斗力。
  关敬山把辛大娘接进了城,在日本人那里安顿下来之后,便去牢里见辛有光。 辛有光见到关敬山很是不客气,中岛于是提醒关敬山,辛有光这个人不好对付,可关敬山却大胆表示,他很快就能把辛有光搞定,让中岛看他的表演。
  关敬山跟辛有光套起了近乎,然后再把辛大娘的事情,跟辛有光提了一下,说明他是看在他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才当辛大娘是亲娘的。辛大娘先是见到日本人,又见到关敬山穿着警察的衣服,对关敬山很是怀疑,直到见到辛有光被绑着,她才知道关敬山是汉奸。
  辛有光与辛大娘团聚,把关敬山的底细告诉辛大娘,并为自己连累辛大娘,跟辛大娘道歉。辛大娘质问辛有光,是否想投小鬼子,辛有光坚定地表示,自己就是死也不投小鬼子。辛大娘听到辛有光的话很安慰,她鼓励辛有光之后,绝决地表示她也不做辛有光的拖累,于是在关敬山他们没有靠近她之时,直接撞墙而死,让刚与亲娘重逢的辛有光,伤痛晕厥了过去。
  辛大娘死了,岸谷隆一认为辛有光也没有用了,让中岛再审审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准备明天就处决辛有光。辛大娘的尸体被拖了出来,日本人让扫地的二柱子把尸体背出去,二柱子于是忍住内心的伤痛,咬牙把辛大娘背了出去。关敬山没有把事情办成,岸谷隆一很是生气,连面都不见关敬山,让关敬山很是郁闷,直骂日本人瞧不起他们。
  杨保中和冷梅去于营长的军营,于营长一见面便夸杨保中胆大,不怕他设陷阱。杨保中毫不客气,指责于营长病入膏肓做墙头草,但他有办法把于营长的病治好。杨保中提醒于营长,让他不能再做墙头草两边讨好,必须下定决心靠向哪一边,才能彻底把病治好。于营长对杨保中的话还有顾虑,不知道抗联的实力有多强,冷梅于是把他们东北的军队一一给于营长说了一下,可于营长还是下不了决心。
  杨保中给于营长最后一击,他把自己的枪交出来,让于营长把他交到岸谷隆一那里邀功。于太太见状马上劝说于营长,直指他们不应该永远在日本人手底下当孙子,被老百姓戳脊梁骨。于营长听了于太太的话,犹豫了一下之后,便把枪交还到杨保中的手中,以示自己的态度。
  岸谷隆一觉得辛有光投诚是无望了,他便想彻底羞辱辛有光一次,让辛有光与日本武士打一架,让辛有光亲自下跪对大日本帝国服服帖帖。笼络了于营长,杨保中便在于营长那里密谋进城之事,杨保中打算将他们的人混在于营长的队伍里进城。于营长把辛有光的情况,跟杨保中说了一下,说明日本人要摆擂台羞辱抗联。杨保中想要劫法场,可百姓众多敌人也重兵把守,他们硬闯肯定没办法突出重围,大黑龙于是提议去找虎爷。
  虎爷喜欢古董翡翠,索兰于是把自己的宝贝拿出来,混在了于队伍中进了城,然后去周府见虎爷。虎爷不见生人,大黑龙于是把索兰的玉扳指交给守门的,这才得见了虎爷。虎爷见到大黑龙,并没有马上与杨保中他们搭话,而是质问大黑龙投靠抗联的事情,大黑龙于是把抗联的事迹说出来,说明他们不应该这样明哲保身,应该团结起来对抗日本人。
  大黑龙说得很激动,虎爷听了很受触动,再看杨保中一直纹丝不动等着他说话,便向杨保中表态了。虎爷问杨保中有多少人马,打算如何救辛有光,杨保中于是表示,他们不劫法场只求虎爷在城门站个脚。


第一声枪响【41】剧情介绍
辛有光誓不跟敌人屈服奋勇杀死孙彪 虎爷决定援助抗联

  虎爷跟杨保中要报酬,杨保中说明,他手中的钱虎爷看不上眼,可虎爷又不去找日本人要钱,就因为虎爷心里有气,所以他今天就是来给虎爷顺气的。杨保中的话虎爷很中听,杨保中走后他便把自己的兄弟都召集起来,让他们跟他一起对抗日本人。
  虎爷一声令下,所有的弟兄都纷纷响应,虎爷于是拿出一盒金条,给每个人一人两根。孙彪便宜买了虎爷的宅子,开心地去跟关敬山报喜,关敬山于是让杏花去酒楼买点菜回来庆祝,没想到杏花去了很久才回来。关敬山责备杏花,杏花才告诉关敬山,酒楼人特别多忙不过来,她才耽误了时间,这让关敬山更认定,虎爷是要离开了,这都整起了散伙饭。
  在擂台比武之前,日本人对辛有光狠狠地鞭打,直到毒打到辛有光失去了知觉,才停手让二柱子把辛有光的衣服穿上。擂台比武之时,日本人让被抓的抗联的人,与日本武士比武,百姓直呼不公平,日本人于是让武士绑上一只手比武,可没想到日本武士却在快输了比赛之时,拿出匕首捅死抗联的人。百姓直呼日本人使诈卑鄙,可没想到日本人却声称他们的规则只是不允许使用枪,直指他们没有犯规。
  第二轮比赛,岸谷隆一让辛有光上场,杨保中在远处为辛有光捏了一把汗,让辛有光一定要挺住,好让他们可以等到晚上把辛有光救出来。辛有光没有辜负杨保中的期望,以一敌众打垮了一群武士,自己也伤得不轻。岸谷隆一在辛有光小胜之后,又一次说服辛有光投降,可辛有光却一点也不屈服,岸谷隆一于是跟辛有光表示,他一定会让辛有光跪地求饶的。
  辛有光表示,岸谷隆一可以打倒他,但不可能打败他,就像日本人不可能打败抗联一样。岸谷隆一对辛有光很生气,正想派人上场之时,辛有光点名要关敬山和孙彪上,关敬山一听马上让岸谷隆一找孙彪上场,因为孙彪练过武。孙彪被关敬山推上了场,听信关敬山的话,认为辛有光累成这样又伤成这样,很容易就被撂倒,所以上台跟辛有光打斗。
  日本人给孙彪一把刀,薛奇见很是担心辛有光,杨保中则让薛奇相信辛有光。辛有光跟孙彪打得很辛苦,被孙彪连划了几刀,可他仍旧不肯屈服,与孙彪死死地搏斗。关敬山表面上与孙彪称兄道弟,暗地里则想借辛有光之手杀了孙彪,当他听到岸谷隆一想要留住辛有光的命之时,他悄悄过去往擂台上扔了一根铁钳,给被孙彪死死砍下刀的辛有光一臂之力。
  辛有光看到关敬山在帮他杀孙彪,心中对关敬山的所为甚是嘲笑,他大笑了几声之后,便拿起铁钳向孙彪的脖子捅下去,将孙彪给杀死了。孙彪被杀,辛有光倒下,关敬山马上过去为孙彪嚎哭了起来,然后暗中在已经咽气说不出话的孙彪耳朵旁说了一句,他没有办法因为孙彪知道的太多,而他必须活着,所以只能让孙彪去死。
  于营长在帮了抗联的忙之后,想要与抗联划清界限,声称他帮了抗联的忙又没有做过对不起抗联的事情,让抗联不要再找上他。于太太听到于营长的话很生气,劝他带人一起加入抗联,冷梅也提醒于营长,现在的形势身为中国人,都应该团结起来保卫国家。冷梅最后提醒于营长一句,声称孙彪的事情,恰恰证明日本人不会把汉奸当人看,让于营长好自为之。
  夜晚,辛有光被押送到火车站,杨保中他们得于营长的帮忙,在火车站伏击日本人,而虎爷则派他的人在城门口伏击日本人的援军,配合杨保中的行动。


第一声枪响【42】剧情介绍
辛有光牺牲冷梅得知心中所爱 杨保中向索兰求婚

  战火响起,虎爷带着管家准备离开自己的家,撤离通城,所以他把自己的家底全烧光了,免留后患。杨保中他们奋死抵抗日本人,终于把辛有光救了下来,在辛有光动了手指头,确家他还活着之后,杨保中他们便带着辛有光回山寨去。
  因为城内失火,岸谷隆一没有派人追击抗联,让人守卫好城内的安全。关敬山带人去虎爷家的着火现场,发现已经烧成一片灰烬,他直骂虎爷狠,然后通知手下的人,不要把孙彪买虎爷房子的事情说出去,以免传到日本人耳朵里对他不利。
  辛有光伤势太重,始终没能挺过来,让所有人都替辛有光的牺牲感到痛心疾首。冷梅尤其痛心辛有光的牺牲,更心疼辛有光在临死前还想着对她食言的事情,她朝着山下大喊,怪责辛有光喜欢她,却没有为她而活着。索兰和杨保中看到冷梅如此难过,都在叹息这样的生离死别一直没有尽头,索兰理解此时冷梅心中的伤痛,让杨保中去安慰一下冷梅,因为冷梅跟她一样都只剩杨保中一个亲人了。
  杨保中让冷梅把心里的痛,全都哭出来,然后提醒冷梅,辛有光才是冷梅心中爱的人, 而他则是冷梅逃避辛有光的挡箭牌。杨保中让冷梅坦诚面对心中的爱,冷梅这才哭着告诉杨保中,她一直挖苦打骂辛有光,是因为她知道辛有光会包容她,可她没有想到辛有光会把喜欢的话说出口,让她顿时手足无措,没办法去面对辛有光的感情,现在辛有光走了她才觉得如此痛心。冷梅伤心地哭了一场之后,去坟前跟辛有光表白,表示下辈子她一定与辛有光成为夫妻。
  虎爷带着十几个弟兄,去城门口收尸,而守在城门口的日本人则因为虎爷与城门口死的那些人是一伙的,直接要将虎爷给逮捕了。虎爷收不了尸,只能跪在那里,跟死去的兄弟道别,他为自己不能收尸自责,想跟他们一起上路。在日本人生气虎爷的怒骂,想要杀死虎爷之时,关敬山带人前来,要从日本人那里把虎爷给带走。
  姜三刀去见虎爷的管家,得知虎爷去给兄弟们收尸,被关敬山抓去打死了。管家把玉扳指和虎爷留下的钱,让姜三刀把钱拿去给抗联,将玉扳指还给索兰。杨保中劝完冷梅回来,索兰马上着急地问杨保中,是否冷梅的情绪平复了,最后她还好奇的问杨保中,冷梅是否爱辛有光。索兰知道,冷梅和杨保中、辛有光三人都害怕连累所爱之人,所以把心里的感情藏起来,可她并不赞同这样做,她认为只要有爱哪怕在一起一天也是值得的。
  杨保中跟索兰谈起了消灭敌人的事情,他心里非常气愤,因为狡猾的关敬山没有死,而关敬山又对他的战术非常了解,让他没办法让敌人走进他们的包围圈了。索兰听了杨保中的话之后,想到了一个办法让敌人中计,于是把这个办法告诉杨保中。姜三刀因为虎爷的牺牲,愤怒地把这个消息告诉抗联的人, 甚至于想要下山跟敌人拼个你死我活,杨保中听到姜三刀的话,生气地斥责了姜三刀,让他收敛一下脾气。
  杨保中当众跟大家说了他与索兰的感情,因为怕连累索兰而没有坦白这段感情,但今天他要许诺照顾索兰一辈子。杨保中拿出了狼牙项链,当着众人的在面,跟索兰求婚,索兰也当众答应了杨保中,让必图很是生气。


第一声枪响【43】剧情介绍
杨保中假结婚引敌人进山 岸谷隆一中计遭抗联埋伏

  杨保中求婚之后,便把他和索兰的计策告诉冷梅,说明他们想利用这次的假结婚,刺激必图下山跟关敬山告密,以为找到了攻打山寨的时机,而他们则趁此机会把敌人引进包围圈。开始布置婚礼,山寨之内人人都欢天喜地,个个都想出力为杨保中和索兰的婚礼出一分力,气得必图差点忍不住要掀桌子了。
  姜三刀和小六子进城采办婚礼物资,杨保中叮嘱他们注意通城内的动向,还让他们一切从简对采办之事不要太上山心,让姜三刀直觉得杨保中奇怪。冷梅在必图面前,故意跟索兰开开心心地谈论结婚的事情,让必图在一旁听着总是失神做错事。
  索兰对于欺骗必图,心中始终有点疑虑,毕竟必图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兄长。杨保中明白索兰的忧虑,更心疼索兰为了帮他消灭敌人,而跟他假结婚玷污了猎人山寨对婚姻的神圣追求。索兰并不介意此次的假结婚,她只希望能真的嫁给杨保中,杨保中于是跟索兰许诺,等天下太平之后,必用八抬大轿迎娶索兰。
  必图终于受不了索兰要嫁给杨保中的事情,生气地喝了不少的酒,终于战胜心里的纠结,决定下山去跟关敬山告密。大黑龙看到必图下山,马上就去通知杨保中,杨保中这才把计划告诉大家,让大家配合必图把这场戏唱好。必图下山给关敬山告密,把索兰要结婚的消息告诉关敬山,然后把山里的地形都告诉关敬山,只求关敬山把杨保中杀死,让他可以娶索兰。
  岸谷隆一因为没有抓住杨保中,再一次被木村大骂,让他不得不跟属下大骂,让他们提供杨保中的信息。关敬山在岸谷隆一生气想要杨保中的下落的时候,把杨保中可能在白龙山和黑龙山的事情告诉岸谷隆一,并许诺自己会在一天之内,查清楚杨保中的确切位置。关敬山回去跟必图商量对策之后,便回去给岸谷隆一答案,表示他已经确定杨保中在白龙山,想借此让岸谷隆一重用他,去追捕杨保中。
  关敬山故意不将必图的消息,一次性告诉岸谷隆一,等岸谷隆一急于想杀杨保中之际再给岸谷隆一重要情报,让岸谷隆一认为他的情报得来不易,对他重用。岸谷隆一得知杨保中要大婚,马上吩咐关敬山,要给杨保中准备一份厚礼,而杨保中则在山寨里安排作战计划,让大家好好招呼敌人。马文刚得到省委的表扬情报,于营长就来通知马文,岸谷隆一要带兵进攻白龙山,剿灭抗联。
  马文通知进城的姜三刀和小六子,姜三刀听了马上表示,白龙山那么大日本人不一定找得到,马文于是提醒姜三刀,关敬山上过山找林中豹,知道上白龙山的路,让姜三刀一定要通知杨保中。姜三刀上山把日本人的消息告诉杨保中,杨保中这才把自己假结婚,引敌人进山的事情告诉姜三刀和大黑龙他们。杨保中正跟大黑龙说着游击战之时,老曹来了山寨,让杨保中很是兴奋。
  老曹传达了省委的指示,要一起攻打狼堡,杨保中于是把他们这次的计划告诉老曹,打算等这次婚礼重创岸谷隆一之后,再跟老曹的兵力结合,强攻狼堡。杨保中正说到兴奋之时,必图回了山寨,杨保中于是让大家开始接着演戏,开始他们的假婚礼。杨保中和索兰开开心心,大家热热闹闹的,唯有必图咬牙切齿要将杨保中的婚礼变成葬礼。
  婚礼正进行之时,必图下山给日本人通风报信,杨保中马上让大家准备战斗,等着伏击上山的小鬼子。日本人大批上山,却在上山途中不断遭到的抗联的袭击,让他们措手不及只有挨打的份。


第一声枪响【44】剧情介绍
杨保中攻下狼堡大获全胜 索兰牺牲杨保中与她完成冥婚

  杨保中大获全胜,把岸谷隆一的兵马打得屁滚尿流,然后回山寨等着必图。必图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山寨,一进门就被杨保中给拿下了,必图被拿下后就一直大骂杨保中,要杨保中给他一个解释,杨保中于是从必图的身上,拿出了必图藏着的信号枪。
  必图被搜出信号枪,还是失口否认不承认那是他的东西,更对杨保中指控他通风报信狡辩,直到冷梅告诉他,杨保中和索兰结婚是假的,他才明白自己被骗了。冷梅把必图做的错事,连累猎人山寨以及害死族人和抗联的兄弟的账,一笔一笔跟必图算清楚,让必图哑口无言。
  索兰在冷梅指控必图之后, 跟必图表示,她为必图感到耻辱,他们的族人都不会原谅必图的所为。解决了必图这个叛徒之后,杨保中便把寨里的族人交给奇克图几位长老照顾,他们则下山去攻打日本人。岸谷隆一因为被抗联伏击,非常愤怒地训斥关敬山,关敬山则推脱是杨保中的反间计,表示一切与他无关。
  岸谷隆一认为,此时抗联一定在大举庆祝,他便想趁机反攻杀一个回马枪,于是把狼堡的兵力调出来,往白龙山进攻。大黑龙得知狼堡的兵力往白龙山进攻之后,马上去跟杨保中会合,准备一举攻下狼堡。岸谷隆一带人上了白龙山,一进山寨的门,就遭到了杨保中他们设下的机关的伏击,损失了不少兵力。
  杨保中他们在山下,与老曹的兵力会合在一起,马上就在狼堡附近架起了炮弹,准备攻向狼堡。前田此刻正在狼堡内,跟山本商量要把杨震山的首级带走,而山本则表示狼堡固若金汤,不同意前田的做法。前田因为岸谷隆一调走了兵力,才觉得狼堡不安全,山本听到这话,马上又训斥前田大胆,竟怀疑岸谷隆一的决策,没想到这时杨保中他们就发起了进攻,开始向狼堡炮轰了。
  杨保中发起总攻,在狼堡外解决了所有守卫,大黑龙他们正准备往里冲之时,敌人的两个为炮台机关枪一直扫射,让他们根本前进不了。薛奇见大黑龙他们寸步难行,于是找了一个绝佳位置,把两挺机关枪给打了下来,让抗联顿时在狼堡内到处轰炸。山本正打电话通知岸谷隆一请求支援之时,一个手榴弹扔了进来,他马上扔下电话去躲避手榴弹的轰炸。
  岸谷隆一进入了白龙山,发现那里空无一人,正质问关敬山之际,得知狼堡被袭的消息,只能马上撤退。杨保中他们闯进了狼堡,给狼堡内所有的军火都倒上了油,准备在离开之时直接将狼堡炸毁。索兰在对敌之时,看到了逃跑的前田,于是一个人追了上去,杨保中看到索兰追出去,马上去支援索兰,可因为敌人太多他没能及时赶上索兰。
  索兰追上了前田,往前田的腿上开了一枪,然后去逼问他,把杨震山的首级交出来。前田不肯说出杨震山首级的下落,索兰于是再给前田一枪,前田便说出杨震山首级在讨伐队监狱密室的事情。索兰正犹豫相不相信前田之时,前田趁机想要开枪杀死索兰,杨保中追上索兰正好看到前田举枪,他马上通知索兰小心,然后向前田开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索兰腹部中枪牺牲了。
  索兰临死前,把杨震山首级在密室的事情,告诉杨保中,就这样死在了杨保中的怀里。杨保中眼睁睁看着索兰死在自己的怀里,心里痛极了,抱着索兰仰天大哭。岸谷隆一因为狼堡的失守,生气得说不出话来,关敬山则因为山本没有守住狼堡,眼看着就要丧命而开心不已。岸谷隆一表示,他们非常的失败,将日军的军事重地失守,都应该上军事法庭,关敬山马上表示他不是军人不用上军事法庭,让山本必须剖腹谢罪,山本剖腹而死,关敬山得意地去奚落山本几句。
  杨保中把索兰接回寨中,跟索兰的尸体举行了正式的婚礼,将索兰迎娶回家。


第一声枪响【45】剧情介绍
杨保中痛失挚爱决心杀岸谷 岸谷带兵追击杨保中进鬼见愁

  杨保中为索兰的死非常的心痛,陪着索兰哭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杨保中又振作起自己的精神,换装继续战斗。杨保中告诉大家,接下来他们的工作便是,杀岸谷隆一灭通城。关敬山把杏花带进屋,阴阳怪气地跟杏花说了许多话,把杏花吓得不行,一直求关敬山放过她跟孩子。
  关敬山担心孙彪的孩子会找他报仇,把杏花给掐死,让杏花一尸两命,为自己斩草除根。关敬山杀了杏花之后,便谎称杏花为孙彪殉情,让人把杏花厚葬,解决自己的麻烦。岸谷隆一对抗联恨之入骨,非要将抗联一网打尽,于是制定新的作战计划,并认为日军内部一定有人给抗联提供情报,所以命人在城内认真查。
  于营长被岸谷隆一怀疑,家里被日军日夜监视着,让他没办法把日军的作战计划图送出去。于太太知道于营长的难处,便亲自帮于营长的忙,将作战计划图藏在头发上,带去给马文。马文刚把头发上的作战图拿出来,监视于太太的日本兵就要检查马文,幸好马文做了手脚把情报藏了起来,这才没有让他们发现情报。
  杨保中拿到了作战计划,知道这份 计划一定是关敬山出的主意,所以他决定好好利用关敬山对他们抗联的了解,将岸谷隆一打个措手不及。小山参给马文送去紧急电报,要求马文马上发给省委,没想到他刚一进店,关敬山就带人前来,把马文给抓了回去。马文装作若无其事,想跟关敬山寒暄几句,跟他通融一下,可没想到关敬山丝毫不给他情面,还装作不认识马文的样子,让马文去向日军交代。
  岸谷隆一安排了作战计划,认为向北是抗联逃亡的必经之路,勒令手下必须把抗联一网打尽。岸谷隆一安排好计划之后,提醒关敬山这次不容有失,否则关敬山也必须向天皇谢罪了。岸谷隆一集结队伍向抗联进发,小六子按照杨保中的要求,先在路上假装袭击岸谷隆一,然后将岸谷隆一往东面吸引,将他们引起了大黑龙的包围圈中。
  大黑龙与岸谷隆一大干了一场,岸谷隆一以为抗联真是要从东面撤离,直指杨保中是在找死。大黑龙打了一仗之后,便带兵撤退了,而岸谷隆一怕杨保中带兵从北面突围出去,东面只是用来引开他们的,所以下令停止追击。就在岸谷隆一下令停止追击之时,杨保中带队出现伏击岸谷隆,这让岸谷隆一失去了该有的理性,他本想拿起枪将杨保中一枪毙命,可没想到一直没有好机会。
  岸谷隆一杀不了杨保中,于是下令让所有兵力都向东兵支援,追着杨保中而来。杨保中看岸谷隆一中计了,便马上下令部队撤退,去跟老曹会合,而金宝则在撤离之时不小心落入了日军手里。岸谷隆一被引到了鬼见愁路口,不敢再往里走,关敬山于是提醒岸谷隆一,鬼见愁进去之后撤退很难,他认为杨保中是想学杨震山,将他们引入鬼见愁的埋伏。
  岸谷隆一认为,杨保中已经被他打得溃不成军,进入鬼见愁是逼不得已之法,坚持认为杨保中在鬼见愁内,更不想放过杨保中。

第一声枪响【46】剧情介绍
杨保中攻下通城杀死关敬山 胜利迎回杨震山首级
??????????
  岸谷隆一拿到了日军空中侦察的照片,确认抗联的确被他们打得溃不成军,于是告诉关敬山,他的想法是多疑了。日军抓到了一批抗联俘虏,关敬山发现金宝也在其中,可他却一句话也不说,看着日军行事。中岛抓了一位俘虏问前面有没有埋伏,俘虏说没有直接就被中岛杀死了,中岛接着就把金宝抓来问。
  金宝告诉中岛,前面有抗联,中岛听了不信,便又觉得他在说谎,想要杀了金宝。于营长怕岸谷隆一不中计,马上上前阻止中岛,打了金宝一耳光,指责金宝在说谎,为的就是让杨保中逃跑。岸谷隆一相信了于营长的 话,带兵进入鬼见愁,并让金宝他们走在前面,为他们日军挡埋伏。
  岸谷隆一进了埋伏圈,冷梅他们看到抗联的人被当人质,对日军更是气愤,于是下令不要伤着自己人,马上向日军开火了。金宝不能让杨保中的计划失败,不想连累抗联,于是带着那群俘虏朝抗联的方向跑去,引日本人向他们开枪,结果俘虏全部丧命。
  岸谷隆一知道自己又中埋伏了,非常气愤地大叫,然后带着部分兵力逃跑。于营长在岸谷隆一准备逃跑之际,背叛了岸谷隆一,追击着岸谷隆一而去,将岸谷隆一身边的人越杀越少。杨保中追上了岸谷隆一,朝逃跑的岸谷隆一开了一枪,让岸谷隆一不能逃跑。杨保中不给岸谷隆一自杀的机会,他拿起了岸谷隆一的刀,将岸谷隆一的头砍了下来。
  杨保中大败日军之后,发现关敬山又逃跑了,他们便开始大规模地搜捕关敬山,而关敬山则故意摘下身上警花,给抗联留下假的逃跑方向。杨保中找到了警花,与姜三刀分两路去追关敬山,而关敬山则想把金条事先藏起来,再找机会逃跑,没想到刚把金条藏好,姜三刀就追上来了。关敬山在姜三刀未开枪之时,拔出了自己的枪,想劝姜三刀不要跟着抗联,可没想到姜三刀不肯答应。
  关敬山欺骗姜三刀一起放下枪,想趁着姜三刀不注意的时候,开枪杀死姜三刀,结果被姜三刀开了一枪。姜三刀被关敬山打中一枪晕了过去,关敬山便带伤逃跑了,而杨保中他们因为听到枪声,马上跑来跟姜三刀会合,这才知道姜三刀被自己身上的银元救了一命。关敬山走到半路休息了一下,他摸了一下自己胸前的伤口,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血迹,这才知道自己藏在口袋里的金条救了自己一命。
  关敬山一路逃回了通城,这才知道岸谷隆一被杀了,他于是带上通城的伪军和残余日军,打算做通城的王。关敬山守在城门上,等着与杨保中决一死战,于营长首先带着兵,谎称攻打抗联获胜了,让守城伪军大开城门,就这样一路杀进了通城。关敬山看到抗联进城了,内心的恐惧更甚,他不知道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于是用疯狂的吼叫掩饰自己的恐惧,不停地让守军开枪,自己则脱下日军的外套准备再次逃跑。
  讨伐大队内,马文和郭金等人正要被日军枪毙,抗联及时赶到将他们全都救了出去。关敬山逃回了司令总部,看到那里空无一人,他的内心更加的害怕,自己作恶杀的所有人此刻都浮现在他的眼前,让他非常的不安。关敬山趁着没人,自己逃到地下密室里躲了起来,而此时城门口已经被抗联占据了,大黑龙他们直呼“我们胜利了”,杨保中则步步紧逼往城内冲。
  关敬山关进密室之后,看到了杨震山的人头,一下子就疯了,感觉自己看到了自己所杀的所有人。杨保中和冷梅带人闯进来,冷梅为了杨震山和辛有光朝关敬山连开了两枪,而杨保中则一刀砍下关敬山的人头,然后跟大家一起祭拜杨震山的人头,带着杨震山回家。杨保中将杨震山下葬,冷梅在通城号召所有百姓,在国家存亡的紧要关头,奋起反抗日本人的侵略,让通城呈现一番新的景象。
  老曹表彰抗联在通城取胜的胜利果实之时,通知抗联支队转移,以防日军的反扑报复,让马文继续留在通城刺探敌情。

(全剧终)

上一篇:第一声枪响(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热点评论
?